-

“我鬨?陸斯予,她在用苦肉計,你看不出來嗎?她一次一次的讓你上當,你的腦子呢?你說過你要珍惜我給你的機會,你就是這樣珍惜的啊?”蘇唯悲涼的笑了,她好不容易被捂熱的內心再次涼了。

每次他都是這樣,打了一巴掌,又給一個甜棗。她還一次一次的相信他。

蘇唯看著眼前的陸斯予,這真的是之前處處維護自己,不惜一切手段都要送走紀瀾希的男人嗎?

他還是那張臉,那樣的五官,可是變得好陌生陌生。

蘇唯眼裡的淚花就冒了出來,陸斯予心軟,拉著她的手:“對不起,阿唯,我剛剛語氣不好。”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要你跟我回家。”蘇唯眼淚掉落著,眼神卻是直直的看著他:“給你兩個選擇,要麼現在跟我回家,要麼咱們一刀兩斷。”

陸斯予頭疼欲裂,蘇唯明明是他的妻子,為什麼就是不理解自己,非要這樣的逼著自己。

那個明辨是非,善解人意的阿唯究竟哪裡去了。

陸斯予耐著性子,哄道:“阿唯,這是最後一次,紀瀾希救過我的命,我走了,她萬一出個三長兩短,我會一輩子愧疚的。”

“嗬嗬,陸斯予啊陸斯予,你總是有那麼多的藉口,總是有那麼多的道理。你不走是吧?那你就在這裡好好的陪著你的救命恩人吧,我走。”蘇唯徹底心死,她今天來就是想再往心上挨一刀的。

她想認清楚陸斯予的真麵目,這樣就不會有什麼幻想了。

陸斯予選擇紀瀾希這個結果,蘇唯來之前都預料到了,隻是她還有僥倖心理罷了,她想,萬一陸斯予迷途知返,會選擇自己呢?

哈哈,結果隻是她被人看笑話了,迷途知返?

或許對於陸斯予來說,陪著紀瀾希纔是正道吧。

自己纔是最礙眼的那個。

蘇唯逼回了眼淚,走遠了。

陸斯予默默的看著,他冇有追,因為他知道,他除了選擇跟她回去,是冇有其他辦法來安撫蘇唯的。

“哥,嫂子怎麼走了?你快去追啊,不要因為我和她吵架!你要好好跟她說!”紀瀾希挑了這個時候出來,對他催促道:“我這裡有媽,冇事的。你快去跟嫂子解釋清楚吧。”

陸斯予搖搖頭,說:“我答應了留在這裡照顧你,就一定會說到做到。”

“可是嫂子那邊……不行,她肯定會誤會的。”紀瀾希覺得很不妥。

徐傲秋倒是無所謂:“瀾希,你不要老是替彆人著想嘛,斯予願意留下,就讓他留下。”

徐傲秋是高興的,斯予願意留在這裡,那和紀瀾希培養出感情指日可待。

陸斯予心情煩躁,出去抽菸冷靜了。

徐傲秋跟紀瀾希囑咐道:“瀾希,斯予現在和蘇唯鬨矛盾了,你可得好好把握機會。隻要斯予的心在你這邊,咱們什麼都不用怕。”

紀瀾希抿著唇笑:“我知道的,我就知道哥心裡是有我的。”

“那肯定的啊,你可是豁出命來救他的人。蘇唯怎麼能和你比?”徐傲秋更認定,紀瀾希是真的喜歡自己兒子了。

誰都不會有紀瀾希對陸斯予感情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