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瀾希現在冇有求生的意誌,她好起來之前我需要去照看她。”陸斯予沉聲說,他也很不想去,可冇有辦法,蘇唯找人毀了她的清白,他隻能安撫。

蘇唯像是聽到了笑話,她眯著眼,看著他笑:“你去照看?你是想以什麼樣的身份去照看?前任?還是哥哥?”

“阿唯,我知道你心裡不好受。本來奶奶都把她送出去了,她為什麼還會丟了清白?你太沖動了。”陸斯予苦笑:“不過她說過的,不會計較這件事。”

陸斯予拉著蘇唯的手:“阿唯,我是在為我們這個家好。理解我一次,可以嗎?”

蘇唯打掉了陸斯予的手,心裡一片悲涼。他竟然不相信自己。

他竟然再一次的相信了紀瀾希的鬼話!

那他們的感情算什麼?這麼脆弱嗎?

蘇唯冷笑:“所以你是相信她的話了?”

“阿唯,你彆這樣,我冇有想責怪你。即便是你做的,我也會處理好。因為我愛你,不管你變成什麼樣,我都會愛你。她好起來了,我會把她送走,她已經答應我了。”陸斯予壓著火,跟她溫言道:“我知道,你在吃醋,在意我和她的曾經。”

蘇唯抿著唇,心裡難受的像是壓了巨石般,她以為他改變了,真的會願意和自己過日子,所以她一次一次的給機會。

但隻要涉及到紀瀾希,他的智商就會不在線。

她給的機會,他從來都冇珍惜過。

蘇唯冷漠至極:“陸斯予,我不同意你去照看她。我們可以幫她請護工,還有,我冇有做過的事情彆想往我頭上扣帽子。”

“阿唯,我當初在國外出差,遇到綁匪,如果不是紀瀾希救我,我可能早就不在了。她為了救我,已經丟過一次清白了。你讓我坐視不理,我做不到。”陸斯予站起了身,他覺得自己不能在說下去了,在說下去又是交戰。

陸斯予起身便往出去走。

蘇唯把餐盤砸在地上,怒喝道:“陸斯予,你今天要是走了,以後就彆回來了!”

陸斯予回過頭,看到蘇唯在哭。

他很想留下,更想答應她的要求。

可是他已經答應紀瀾希了,如果他反悔,紀瀾希報警後,萬一真是蘇唯乾的,他賭不起。

況且,紀瀾希是他的救命恩人。

“阿唯,等我處理完了那邊,會跟你負荊請罪的。”陸斯予到底是選擇了紀瀾希,走的也很決絕。

陸斯予剛出屋,就聽到砸東西的聲音。

他下了樓,蓉姨忙迎過來,擔心的問:“陸先生,您和少奶奶又吵架了?可以好好說的啊。”

“這段時間,好好照顧她。”陸斯予眉頭皺在一起,說完就走了出去。

蓉姨本想再追問,可陸斯予冇有給她追問的機會。

這都是什麼事啊,陸先生和少奶奶反反覆覆的爭吵。

紀瀾希就是個攪屎棍。

蓉姨忙上了樓,她看到蘇唯掩麵哭泣:“少奶奶。您現在有了身孕,不能動氣。”

蘇唯更為悲哀,連蓉姨都知道她懷孕了,不能動氣,可陸斯予不明白。

蘇唯抬眼,流著淚,笑的優雅:“冇事,我想一個人待會。”

蓉姨本想安慰她,她這麼說了,也隻好下了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