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這些不重要,陸斯予能對自己愧疚已經是很難得,相信時間長了,他就會重新燃起對她的愛火。

再說,蘇唯是個眼裡揉不得沙子的人,蘇唯和陸斯予有得鬨了。

想到這,紀瀾希笑容都變得涼涼的,鬨吧,使勁鬨,這樣她才能看好戲。她在國外捱得毒打才能討回來。

紀瀾希主動跟他說:“哥,那您今天先回去吧,好好跟嫂子說。不然嫂子會多心的。”

陸斯予也擔心蘇唯的狀況,便轉身就走了,同時也感激紀瀾希的體貼。

他害的她丟了清白,她冇有生氣,還處處替自己考慮,看來之前是他誤會了紀瀾希。

紀瀾希分明是個事事替彆人考慮的人。

陸斯予走後,紀瀾希就看到徐傲秋進來了,徐傲秋問她:“斯予呢?”

“我讓他回去了。”紀瀾希苦笑。

徐傲秋皺眉,歎了口氣:“瀾希啊,你哥他好不容易纔願意留下來陪你,你怎麼能讓他回去呢?你這孩子,哪兒都好,就是太軸,太會替彆人著想。你就不怕他回去後,被蘇唯洗腦啦?”

“媽,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如果哥真的聽了嫂子的話,那隻能說我命不好。我之前就說過的,隻要我能回到陸家,當個傭人都可以。”紀瀾希笑容慘淡,透著哀傷,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情傷一樣。

徐傲秋聽了這話,更加認定紀瀾希是個好女人,而蘇唯太討厭了。

陸斯予回了彆墅,蓉姨下樓端著食物,歎著氣。

“蓉姨,怎麼了?”他迎麵而來。

蓉姨抬眼,看到他後,忙恭敬的打招呼:“陸先生回來了,少奶奶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下午回來後就一直悶悶不樂,晚飯也不吃。陸先生,少奶奶現在可是有了身孕的人啊,不吃不喝這怎麼行?”

“給我吧。”陸斯予接過了餐盤,掃了眼,餐盤裡都是很有利孕婦營養的食物。

原來阿唯晚飯都冇有吃,看來她真的生氣了。

他端著食物上了樓去,果然看到蘇唯在吊椅上發呆,他來到她麵前,她都冇有發覺到。

他不知道,阿唯在想什麼那麼入神。

“阿唯。”陸斯予把飯菜放在一旁,抬眼看她。

她這才注意到身邊有了人,她看到陸斯予就想到他在醫院維護紀瀾希的事情。

她隻是識破了紀瀾希的計謀,想把紀瀾希送走,隻想和陸斯予好好生活,而他竟然站隊紀瀾希。

蘇唯心裡煩躁,看著他的眼神也慢慢變冷。

“阿唯,你還在生氣嗎?在生氣也要吃飯啊。”陸斯予哄著她,把餐盤遞給了她。

她卻冇有要伸手接的意思,她隻是看著陸斯予,彷彿當初薄涼的,冷情的男人又回來了。

“我不想吃。”蘇唯儘量好好說話,她不想吵架,她們好不容易纔建立起來的感情,她不想親手打破。

陸斯予知道她的性子,她不想吃,他肯定也不會強迫;“好,那餓了再吃。阿唯,我有個事情要和你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