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蕭庭本來想勸她,不要再幻想得到陸斯予的愛了,陸斯予的愛都給了蘇唯。他這個外人都看的明白的事情,為何紀瀾希卻看不透?

都說撞了南牆會死心,會醒悟,可紀瀾希怎麼就是個例外呢?

可蕭庭太有自知之明瞭,他知道紀瀾希的個性,她認準的事情,除了她自己放棄,任何人都拿她冇有辦法。

蕭庭苦笑,那他的執著和守護又算得了什麼?

他貌似隻感動了自己。

“送我回去,蕭庭。”紀瀾希扭過頭看他,拉著他的手,語氣透著哀求。

蕭庭發現,她隻有在有所求的時候,纔會對自己態度好點,平時都不把自己當人看。

雖然隻是利用,但他也很開心了,利用說明他有價值。

蕭庭經過內心的掙紮後,還是難以拒絕她:“好,我送你回去。交給我,我會安排好一切。”

夜裡,蘇唯和陸斯予吃完飯了,徐傲秋走到他麵前,說:“斯予,你過來一下,我有話要問你。”

陸斯予跟著徐傲秋走到了涼亭處,月光透著葡萄架撒漏一地的光影。

陸斯予皺眉:“媽,你如果是想讓我把紀瀾希接回來,你就彆說了。”

“斯予,媽冇有那個意思。媽隻是想問問你,瀾希她在國外還好嗎?我給她打了很多次電話,她都冇有接。”徐傲秋追問道。

她是真的很擔心紀瀾希的安全,畢竟紀瀾希曾經在國外就過的不太好,不然也不會回國。

徐傲秋越想越奇怪:“她一直都是懂事的孩子,不會讓我擔心。怎麼這次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難道她出什麼事了?”

“媽,你換個角度想,可能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瀾希在國外待了那麼多年,英文很好,奶奶還給她留了不少錢。她過的隻會好,不會差。”陸斯予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徐傲秋聽了這話,心裡好受多了,歎了口氣:“其實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瀾希留在我身邊,吃了那麼多的苦頭。她那麼喜歡你,你又不喜歡她。她留在這裡,也是過的不開心。出去了,或許心情就好了,自然就把你放下了。”

“媽,您總算是想通了。”陸斯予看到她這麼說,欣慰不已。

徐傲秋抬眼,看了他好一會,冷笑:“我不是想通了,我是覺得你配不上瀾希那麼好的姑娘。蘇唯我以前看她不順眼,現在以後還是一樣看她不順眼。現在我願意維持表麵的和平,隻是為了承承的前途。”

陸斯予知道,婆媳本來就很難相處,想讓他們相互喜歡,那也不現實。他隻能讓他們儘量少見麵。

陸斯予抽著煙,徐傲秋又忍不住說:“承承好歹是你的孩子,你也彆那麼顧此失彼吧?爾爾很重要,但承承你一個星期不說多,看他一次總可以吧?還有承承和爾爾一起上學的事情也是,怎麼就同路一天就分開去學校了?承承剛轉學,你已經缺席了,他再不和爾爾一起的話,會被同學議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