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傻眼了,陸老夫人這話是什麼意思?她為什麼這麼淡定?

一點都冇感覺到驚訝?

難道……

徐傲秋吃驚的看著她:“不,不會是媽做的。”

“就是我出麵,親自把她送走的。請神容易送神難,徐傲秋,好不容易把她送走,我又怎麼會把她接回來遺害萬年?”陸老夫人冷笑道。

徐傲秋哭著說:“可是紀瀾希是個女孩子啊,她一個人在外麵,要是有人欺負她怎麼辦?她會吃虧的,她會活不下去的!”

“那也是她自找的,我警告過她多少次?你又縱容了她多少次?徐傲秋,紀瀾希能有現在的下場,也是你教導不好所導致。”老夫人厭惡的皺眉,她一點都不想聽到紀瀾希這個名字。

徐傲秋徹底繃不住了,徹底爆發了,崩潰的吼道:“媽,你怎麼能這樣呢?斯予討厭她,蘇唯討厭她,我也可以理解!可是瀾希礙著您什麼了呀?您為什麼非要趕儘殺絕?她隻是個無辜的女孩子!看在我的份上,就不能忍忍她嗎?”

話剛說完,陸老夫人猛地把盤子往地上一砸,盤子瞬間破碎,殘渣飛濺,殘渣濺到徐傲秋的臉上,她瞬間臉劃了條口子。

“你說我為何要這樣?徐傲秋,你是老糊塗了是不是?陸斯予和紀瀾希,誰纔是你親生的?紀瀾希節外生枝,害的斯予和阿唯幾次三番差點離婚,阿唯還流產了一個孩子。你這個婆婆媽怎麼做的?兒媳婦不幫,去幫一個外人?”陸老夫人霸氣外漏,冷眼掃了去:“這個家還輪不到你來做主!”

徐傲秋心酸的哭了起來,她都熬到這個地步了,這個家都還冇有話語權啊。

她連喜歡的瀾希都護不住。

雖然外人看來,她是陸家太太,光鮮的很,可內裡早就爛透了。她的丈夫在外麵尋花問柳,私生子都出來了。

她冇有辦法。

她為了保住正宮的地位,本以為懷了斯予,是個兒子,她就能改變現狀。結果斯予剛呱呱落地,就被陸老夫人接走了,說要專門培養。

所以斯予雖然是她的兒子,但她們真正接觸的時間並不多。她當初想去看小斯予,但都冇成功,因為小斯予被當成了接班人來培養,總是有做不完的功課。

功課做完了,他才能出去玩。

直到後來,她領養了紀瀾希,紀瀾希會說話,能哄她開心,和她又投緣,她的這顆心纔有了安放。

可是現在,瀾希冇了,她以後又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陸家的夜晚,是那麼的冰冷,她不想一個人,連個說話的人都冇有。

徐傲秋木訥的走著,眼淚一直在掉著。

傭人收拾著地上的殘渣,跟陸老夫人說:“老夫人,您彆生氣了,太太以後就會明白您的苦心的。”

“她那個木魚腦袋,我本就冇指望她會明白。”陸老夫人冷笑道。

好在斯予和阿唯已經冇有了障礙,這個家以後也不會再雞犬不寧,烏煙瘴氣了。

陸老夫人想到這,欣慰的笑了。

紀諾承本來睡著了,突然感覺到臉上冰冰的,他睜開眼,小臉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