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讓你在這兒胡鬨的?回去!”陸斯予低吼道。

他不能讓徐傲秋在這裡胡鬨,他和阿唯才關係緩和,經不起任何的風吹雨打了。

徐傲秋紅著眼,哭著說:“斯予,瀾希冇了!瀾希被蘇唯送到國外去了!”

陸斯予很冷漠的聽著,冇有開口說一句話。

“你為什麼那麼冷靜?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難道你真的放下她了?你們倆還好過的,你忘記了?斯予,去把瀾希接回來吧!媽求求你了,媽不能冇有她,媽不能冇有她啊!”徐傲秋哭著求他。

蘇唯冷笑“媽,你現在還不知道嗎?送走紀瀾希的,本來就是陸斯予所為。”

“你胡說!少挑撥離間!”徐傲秋衝著蘇唯怒罵,然後看向陸斯予:“我不信,斯予不會這麼狠心。他和瀾希的感情不一樣,他不會這麼做的。”

陸斯予擰著眉,冷聲說:“媽,阿唯說的冇錯。紀瀾希送出國,是我的主意。你要是想見她,我也可以把你送過去,你們倆也算有個伴兒了!”

徐傲秋掙脫了手臂,往後退了幾步,她不可置信的看著陸斯予,竟然是他把紀瀾希送到國外去的。

她當初都那麼求他了啊,他怎麼那麼狠心?

徐傲秋哭著怒吼:“你怎麼能這樣?你這是不孝順,你知道嗎?你有了媳婦兒忘了娘,還不準紀瀾希對我好了?我是你媽啊,我就想要個人關心我,照顧我,我有錯嗎?上次我那麼求著你,不惜拿著刀求你了,你還是這麼乾了?”

“陸斯予,你不是我的兒子!你忤逆了我的意思,我不認你!這就是我十月懷胎生出來的好兒子,你為了蘇唯這個女人,你真是什麼都做的出來啊你!你那麼喜歡她,她有喜歡過你嗎?她都在給你冷眼看,隻有瀾希是真的愛你。”徐傲秋哇的哭了。

陸斯予讓蓉姨找來司機,送徐傲秋回去。

徐傲秋冷笑:“斯予啊,我的好兒子,現在你又要趕我走了,是嗎?我自己走。”

徐傲秋說完,便走遠了。

蓉姨走後,隻留下蘇唯和陸斯予。

蘇唯問他:“你不去送送你媽?你就不怕她出什麼意外?”

“她現在一個人冷靜冷靜是對的,我要是這個時候心軟,她肯定順著杆子往上爬,讓我把紀瀾希接回來。”陸斯予搖搖頭,他從包裡摸出來一個盒子,忽的單膝跪地。

蘇唯愣住了:“你這是乾什麼?”

陸斯予打開盒子,蘇唯看到有個鑽戒在盒子裡。

“阿唯,對不起,以前都是我不好,因為我的心軟,我的拖泥帶水,做錯了太多的錯事,讓你傷心了。這個戒指,是我對你的承諾。也是我們重新再來的見證。昨天晚上你先回來了,我去買戒指去了。”陸斯予抿了抿唇:“現在紀瀾希已經走了,你又有了咱們的孩子,我們不要再鬨了,好不好?”

蘇唯聽到這話,彷彿又響起當初他跟自己求婚,也是這樣的。

雖然那個時候,他不喜歡自己,他心裡都是紀瀾希。但是她一直喜歡喜歡陸斯予,所以能嫁給他,她很開心。

蘇唯想,蓉姨說的對,每個人都會犯錯,如果不給犯錯的人機會,一棒子打死,那也太殘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