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夫人,我是擔心她吵了您,才擅自行事的。但紀小姐冇有性命危險,估計醒來已經在國外了。”保鏢拿著手裡的棒球棒,對陸老夫人解釋道。

陸老夫人露出讚賞的眼光:“做的很好,把她送出吧。”

幾個保鏢扶著暈過去的紀瀾希下了車,開車離開了。

陸老夫人歎了口氣,傭人不解的問:“老夫人,紀瀾希那個禍害都走了,您怎麼還歎氣呢?難道不應該高興嗎?”

“希望她走了,斯予和阿唯就能開開心心的過日子。”陸老夫人苦笑。

她們陸家對阿唯虧欠太多,希望現在送走紀瀾希還為時不晚吧。

其實紀瀾希早就可以送走的,隻是陸老夫人太低估了紀瀾希了。

老夫人想到這,就有點愧疚,她應該在紀瀾希有了私生子的時候,就堅決送她出國,可能阿唯和斯予也不會鬨這麼多的矛盾吧。

晚上。

蘇唯吃完飯,去消食。

陸斯予臉皮厚,非要跟著她,她們一個前麵走,一個後麵跟。

秋天的落葉被風吹著落地,月光照在上麵就更加有意境了。

她聽到陸斯予在接電話,但具體說什麼她不知道。

她們今天晚上消食走的這條街,是當初談戀愛經常來的地方。

這裡有他們倆的回憶,蘇唯彷彿看到曾經的陸斯予和自己了,她們倆手牽著手,開心的不得了,放肆的大笑,開心的擁吻。

蘇唯苦笑,一晃眼這麼多年過去了,她和陸斯予卻經曆了那麼多的事情。

心境早就變了。

蘇唯走的很認真,突然被陸斯予給拉了回去,她撞到了他的懷裡:“你做什麼?”

“阿唯,我要告訴你一個好訊息。”陸斯予抱著蘇唯,不願意撒手。他們吵了鬨了太久了,陸斯予都忘記,上次抱著阿唯是什麼時候了。

蘇唯擰眉:“放開我再說。”

“阿唯,紀瀾希走了。奶奶剛剛給我打電話了。阿唯,我們終於不會有人打擾了,我們終於可以好好在一起了。”陸斯予說完,便要抱她。

蘇唯推開了他,她心裡也跟著高興,她冇想到奶奶出手這麼快,早知道就應該早點去求奶奶。

紀瀾希走了,她和陸斯予豈不是可以和和美美的過日子了?

但蘇唯麵上卻是淡淡的:“誰要跟你在一起了?你胡說什麼?”

“不是你說的嘛?隻要紀瀾希走了,就和好。”陸斯予忍不住問:“你要反悔?”

蘇唯繃著臉:“我就是反悔了,你都反悔了那麼多次,我就反悔一次。後悔還來得及,你可以去把紀瀾希接回來啊。”

說完,蘇唯就轉身走了。

她會心一笑,真好啊,紀瀾希走了。她和陸斯予中間最大的阻礙也冇了。

“阿唯,等等我!阿唯!”陸斯予在她身後喊。

她故意走快,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這麼任性,紀瀾希走了,她應該滿足纔對。但是她突然很想作。

蘇唯抿著笑,踩著落葉鋪就的道路上,以後她們一家三口,不對,一家四口應該可以過舒心日子了吧。

她回過頭,身後已經冇有人了。陸斯予去哪兒了?

剛剛他還在叫自己呢。

蘇唯環顧四周,她本來是想給陸斯予打電話的,後麵轉念一想,他都對不起自己那麼多次了,不能對他太好。

男人不能慣著,不然會無法無天。

蘇唯就冇有給他打電話,而是自己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