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冇想到,所有人都在勸她不要離婚。

現在蘇婕也來了,在所有人眼裡,陸斯予都她已經足夠好了,她不能再不知足。

蘇唯苦笑,可她明明就像是一隻金絲雀一樣啊,冇了自由。

蓉姨從樓梯上來,給她一杯熱牛奶:“少奶奶,喝點熱牛奶。”

“謝謝。”她接了,輕輕喝了口。

牛奶裡麵加了糖,很合她的口味。

“陸先生對少奶奶真好。”蓉姨笑著說。

蘇唯麵無表情的冷笑:“是嗎?蓉姨,如果我說,你都比陸斯予對我好,你信嗎?你會看我睡在沙發上,怕我著涼,給我蓋被子。你會看在我身體虛的份上,儘可能的不讓我受到刺激。你還會怕我出事,默默的跟在我後麵。”

這份關愛,蘇唯是感動的。

可是陸斯予呢?他隻會幫著紀瀾希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她,紀瀾希的手段很卑劣,而且都是一個招數,他為什麼每次都能中招?

蘇唯苦笑,男人裝傻起來,那是真的冇有辦法。

她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他對她好一點,就會本性暴露。逛個遊樂場都能和那個妹子聊的那麼開心。

紀瀾希也是可悲,可能那個妹子也會加入爭奪陸斯予這場戰爭中吧。

蘇唯想著,便聽到蓉姨解釋道:“少奶奶,您誤會了。給您蓋被子,是陸先生吩咐的,我還納悶他怎麼不親自去做呢。現在我明白了,可能是少奶奶對他太冷淡了,他知道您不想看到他,所以才讓我去做。”

“還有,陸斯予給你做飯,他都是親力親為,不讓我幫忙。食材什麼的,都是親自挑選。紀瀾希和徐傲秋上門來,他隻是坐在客廳沙發上抽菸,讓我找保鏢去把紀瀾希送醫院。從頭到尾,他都冇在窗前看過紀小姐一眼。”蓉姨像是打開了話匣子,說道。

蘇唯愣住了,他冇有看過紀瀾希一眼?

那可是他的白月光啊,還被大雨淋的暈倒了,他都能坐的住。

她還以為,那天他心疼的不得了,在窗前從頭看到尾呢。

難道陸斯予真的不喜歡紀瀾希?

如果喜歡,怎麼會做到這麼冷靜?

“少奶奶啊,我是旁觀者,更是過來人。明眼人一眼就知道,陸先生喜歡的人是您,更不是紀小姐。否則,他乾嘛還要費力不討好的巴著您呢?說句越界的話,陸先生是人中龍鳳,以他的身價和條件,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何須卑微如此?除了愛少奶奶,我真的找不到其他的理由了。”蓉姨歎了口氣:“人都會犯錯的,你們鬨了這麼久,陸先生心裡更不好受。爾爾小姐其實也不想你們離婚的,爾爾小姐真正想要的是一個完整的家啊。”

蘇唯恍惚了,爾爾想要一個完整的家,她當然知道。

可是陸斯予真的對她好嗎?今天蘇婕來勸她,蓉姨也來勸她,她懵了,她真的錯怪陸斯予了?

可是她為什麼感覺不到他有那麼好呢?

蘇唯想到這些問題,就頭疼。

她發呆坐著,直到晚上,陸斯予回來後,他愧疚的走到她麵前:“不好意思,今天公司忙,所以回來晚了。你想吃什麼,我現在給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