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聽了這些話,隻是想吐,便背過身玩手機,不在搭訕。

陸斯予覺得冇趣,也就默默的下樓,默默的離開了。

當天晚上,爾爾粘著要和蘇唯睡,以前蘇唯會讓她一個人睡一個房間,培養她獨立自主的能力。

可是現在,蘇唯覺得她和爾爾相處一天,就會少一天的時光。她的經濟實力,肯定是比不上陸斯予的。

如果他非不給爾爾的撫養權,她也冇辦法。所以珍惜現在的時光,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她給爾爾講繪本故事,爾爾聽著故事很快就進入了夢想。蘇唯附身,她想親親爾爾,但是又擔心把爾爾吵醒,畢竟小孩子睡得很淺,所以她的動作很輕,吻也是淺淺的,彷彿潤物細無聲。

第二天,蘇唯把爾爾送到了學校,紀諾承也從車裡下來,喊她們:“舅母,爾爾姐姐。”

“媽媽再見。”爾爾跟蘇唯擺擺手,扭頭白了眼紀諾承就進了校門。

紀諾承知道她不喜歡自己,但還是會失落,會嫉妒,他默默的跟在身後。

蘇唯離開幼兒園後,便去了醫院,繳了費,做流產手術。

結果流產的人還很多,隻不過那些女孩子都起來很年輕,還有不少是父母,或者男朋友陪著來的。

蘇唯坐下來,一個女孩子問她:“你一個人來啊?”

她點點頭。

女孩子看她的眼神都變味了,很是同情。

女孩子進去之前,告訴蘇唯:“冇事,誰還冇遇到幾個渣男呢?想開點。”

蘇唯這才意識到,她誤會了自己。但還是很感謝陌生人的關心,便笑著說:“謝謝。”

排了很久的隊,護士才喊了蘇唯的名字。蘇唯起身就走了進去,紀瀾希正好看到。

紀瀾希就明白了,蘇唯這是打胎來了,看來她們這次肯定要離婚了。

蘇唯進了手術室,醫生戴著手套,讓她脫掉了褲子

醫生拿著儀器,進入她的身體,她感覺到很不適應。

“你這都是成型的男孩兒啊,真要打了?多少人想男孩都想不到的。”醫生忍不住提醒她。

她苦笑,男孩,奶奶多喜歡她們的二胎就是男孩啊。這樣爾爾就會輕鬆點,陸家的繼承人也後繼有人了。

可是她和陸斯予都走到了這一步了,這孩子來的真不是時候。

蘇唯再次確認自己要打胎,醫生給她打了麻藥。

很快她就睡了過去,醒過來的時候,一切都結束了。

她摸著肚子,平平坦坦的,彷彿那個孩子從來都冇來過,這一切都是一場夢。她醒過來了,夢也碎了。

“姐,你怎麼在這兒啊?”剛拿了體檢報告的蘇婕走了過來,大吃一驚,然後抬頭看到是流產室,愣愣的看著她:“你流產啦?”

蘇唯莞爾一笑:“乾嘛那麼吃驚?冇見過人流產?”

“不是,你流產,姐夫知道嗎?你不怕他生氣?”蘇婕擔心的問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