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小孩子就是要從小開始教。以後我教育他的時候,你不要插手。”紀瀾希不耐煩的說。

徐傲秋抱怨:“你這是在嫌棄他,哪兒是在教育他?”

“我這是在鞭策他,讓他努力進步。他是斯予的兒子,所以他必須要有一顆強大的心臟,你懂嗎?如果他隻是溫室裡的花朵,將來也註定是一事無成,還怎麼接收陸家的家產?”紀瀾希冷漠的看向她:“爾爾是女兒,根本擔不起陸家這麼重的擔子,我這樣對承承,也是為了他好,為了陸家好。”

徐傲秋開始還有點氣,覺得紀瀾希太冷血,可聽她這樣說,倒是覺得有了幾分道理。

承承隻有經曆了千錘百鍊,才能成為棟梁之才。

徐傲秋點點頭:“好,以後你教育他,我不袒護了。我也希望他能有出息的。”

蘇唯回到彆墅,蓉姨跟她說:“少奶奶,老夫人讓人把爾爾回來了。在樓上一個人玩兒呢。”

蘇唯上了樓,卻見爾爾坐在暗色的地攤上麵搭建著積木。

“爾爾。”蘇唯看到她,終於露出了笑容,笑容也是久違的開心。

爾爾抬頭時,兩個羊角辮也跟著上翹:“媽媽,你過來看,這都是爾爾一個人搭建的,爾爾是不是很聰明?”

蘇唯放下包,脫了鞋,坐下後,看了眼搭建後的積木,誇讚道:“咱們爾爾一直都很聰明的呀。”

“那也是媽媽聰明,才能生出爾爾這麼聰明的女兒。”爾爾笑起來,眼眸明媚而乾淨,彷彿有星辰浩海。

蘇唯想到了即將分居,準備離婚的事情,她想跟爾爾說,卻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媽媽,你想跟爾爾說什麼話嗎?說吧,說吧,爾爾現在已經是大孩子了,都聽得懂的。”爾爾專心致誌的繼續搭建積木,然後說道。

蘇唯抿著唇:“媽媽這次真的會和爸爸離婚了,我們會先分居。”

“分居就是爸爸和媽媽要分開住嗎?”爾爾抬眼看著她。

她點點頭:“爾爾不高興?”

“媽媽,你想做什麼都可以,不用管我。爾爾希望媽媽能開心。”爾爾異常的懂事,冇有一點逆反的情緒在。

其實爾爾是捨不得爸爸和媽媽分開的,因為她愛爸爸,也愛媽媽。她做不出來選擇,所以她能做的,隻有沉默。

蘇唯繼續說:“如果爾爾以後不能跟媽媽一起生活,爾爾也會和爸爸好好的過,知道嗎?媽媽抽空就會來看你的。”

“媽媽,是爸爸不願意讓我跟你一起生活嗎?他怎麼能這樣?”爾爾不滿的嘟著嘴。

她苦笑:“沒關係,我們是母女,一輩子都是母女。就算不住在一起,媽媽也會愛你,關心你,你遇到問題,媽媽也不會不管不顧的。當初媽媽想和爸爸離婚,就是因為你的撫養權問題,一直委曲求全到現在。所以是媽媽放棄了你的撫養權。”

爾爾聽後,走到她麵前,親了她一下:“媽媽,爾爾愛你。爾爾也會聽你的話哦。媽媽不要愁眉不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