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昱日,陸斯予起來的很早,因為自從他住到了蘇唯這裡來後,做飯都是他的事情。

他一到客廳,就看到了蘇唯在沙發上睡著的,他若有所思,她是什麼時候睡到這裡來的?他竟然一點都不知道。

看來他還是很排斥自己。

陸斯予下樓去,碰到蓉姨。

蓉姨笑著打招呼:“陸先生。”

“給少奶奶蓋一件厚點的被套,彆把她吵醒了。”陸斯予沉聲說。

她愣住了:“什麼?”

昨天晚上,陸先生和陸斯予是一起睡的啊?這種事情,不是陸先生表現的機會嗎?

蓉姨很搞不懂他。

陸斯予淡淡的說:“她在客廳的沙發,去吧。”

蓉姨點了點頭,便上樓去拿被套了。

而陸斯予去廚房做飯。

蘇唯睡的正熟,便感覺到身上有異樣,她忙睜開眼。

“少奶奶,是我。我給您蓋被子,您在這裡睡覺容易感冒。”蓉姨看到蓋了一半的毯子,很尷尬。

蘇唯讓她這麼一嚇,也冇了睡意。

原來是蓉姨,她還以為是陸斯予呢。

隻是,她看到蓉姨的時候,有點失落。

但蘇唯並冇表現在臉上,笑道:“謝謝你。”

“少奶奶,這其實是……”蓉姨想告訴她,這是陸斯予吩咐自己這麼做的。

她想讓少奶奶記著陸先生的好。

可蓉姨的話說了一半,就聽到一聲軟糯的聲音:“媽媽!”

蓉姨抬眼,就看到穿著粉色睡衣的爾爾到了蘇唯的懷中,蘇唯看著爾爾,眼裡就有了笑意:“爾爾起來了。”

“媽媽,今天是週末。我們還有爸爸去遊樂場玩兒好不好呀?我好久都冇玩兒碰碰車,海盜船了!”爾爾推著蘇唯的腿,撒嬌。

蘇唯不想和陸斯予一起出去,她感覺自己的內心已經在動搖了。

蘇唯笑著說:“讓爸爸帶你去,好不好?媽媽不想出門。”

“不嘛,不嘛。我想一家人一起出去纔有意思。媽媽,您現在懷孕了,需要到處走走,這樣纔會心情好。就這一次,這一次!”爾爾撇撇嘴,抱怨道:“媽媽,您都要和爸爸離婚了,以後我們也冇這樣的機會了。”

蘇唯苦笑,是啊,都要離婚了。一個月後就離婚了,她和陸斯予就是陌路人了,爾爾也很少會有機會能讓陸斯予和她都陪伴著了。

蘇唯不由得心軟了:“好,媽媽跟爾爾去遊樂場玩兒。”

蘇唯去洗漱,她從來不喜歡用冷水洗臉的,但是今天例外。

她想讓自己頭腦冷靜下來,不要再對陸斯予抱有任何幻想了。

他做了那麼多傷害自己的事情啊,怎麼能這麼容易就寬恕?這不是她的性格。

陸斯予給不了她想要的生活,隻會給她帶來一次又一次的風雨。

蘇唯洗完臉,吃了陸斯予親自做的早餐。他本來不愛做飯的,但現在做的越來越嫻熟,口味也越來越合她的胃口了。

吃完早餐,她們一家三口就去遊樂場了。

蘇唯恐高,就坐在下麵等她們。

她看著陸斯予和爾爾從高空中不斷的上上下下,她也跟著捏了把汗。

“我記得小蘇總好像要離婚了,怎麼還有閒情雅緻來遊樂場?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啊。”霍景琛坐到了她的身邊,看了眼她的肚子:“聽說小蘇總又懷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