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前我以為,媽和我一樣被紀瀾希的假象矇騙。但是現在我才知道,徐傲秋你是冥頑不寧,自欺欺人。媽,你知道嗎?我從小就被爺爺奶奶養著,有多希望看到你來看我。那個時候我用功做功課,不讓爺爺奶奶失望,其實是想更好更快的回到你的身邊。結果當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有紀瀾希的存在了。”

“你對她,比對我還用心。你可以不在乎我的死活,但你會為了紀瀾希,可以連命都不要。你真的太讓我失望了。我是你親生的,但是我比不過紀瀾希在你心裡的位置!”陸斯予自嘲的笑道:“有紀瀾希在你身邊儘孝,應該也不需要我了。”

徐傲秋越聽越不對味:“斯予,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媽怎麼聽不懂?”

“從今以後,我陸斯予和你徐傲秋斷絕母子關係!你走你的道,我過我的路,反正你也不喜歡阿唯!”陸斯予說完,便轉身要走。

他和徐傲秋斷絕了母子關係,阿唯就不會有婆媳關係了,以後就冇有矛盾存在了。

這是他談判的砝碼。

紀瀾希不死心,攔住了他:“哥,您怎麼能這樣對媽呢?媽年紀大了,你就不能順著她一些嗎?”

“紀瀾希,我看到你這張臉就想吐。麻煩你以後有多遠滾多遠,徐傲秋對你不錯,你還有良心的話,就好好的陪她,報答她。”陸斯予冷漠的說著,就要走。

紀瀾希跪在了他麵前,抱著他的腿,哭道:“斯予你不要這樣,你以前說過的,不管我做錯什麼事情,你都會原諒我的。不要對我那麼冷淡,我會很傷心。”

“滾開!”陸斯予一腳踹開了她,就走出了老宅。

那一腳正好是被踹在心窩處的,紀瀾希捂著心臟,半天冇緩過勁。陸斯予現在變得這麼狠心了嗎?

竟然這樣對她?

可能這就是真相暴露所承受的後果吧。

但這個後果,比她想象的好太多。

“瀾希,你冇事吧?快起來,我找醫生給你看看。”徐傲秋扶起了她。

紀瀾希哭著說:“媽,哥不會原諒我了。他再也不會理我了。”

“媽媽,爸爸本來就不愛你,我們不要他了。承承以後對你好,外婆也會對你好的,所以媽媽不哭。”紀諾承大著膽子,跑來安慰她。

雖然紀瀾希對他很凶,他很害怕,但紀瀾希到底是自己的媽媽。他也曾經怨過,怪過。

可天底下的母子哪兒有隔夜仇?

紀諾承還踮起腳,幫她擦眼淚。

紀瀾希本來心裡就巨煩,聽到紀諾承的聲音更煩。她猛地推開了他:“你走開,你就是個麻煩!走遠一點,我看到你就心情不好!”

如果冇有紀諾承,陸斯予的人生就不會有汙點,那他可能不會這樣討厭自己了。

所以千錯萬錯,都是紀諾承的錯。

紀諾承傻眼了,他木訥的站在那,徐傲秋找來傭人帶紀諾承去休息後,又找來醫生給紀瀾希看病。

醫生說,那一腳踹的隻是淤青,吃點藥就好了。徐傲秋送走了醫生,纔對紀瀾希說:“瀾希,承承還小,你不要總是對他那樣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