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直接脫掉外套,爬到她床上去了。

蘇唯對他僅有的一點改觀,又冇了,不耐煩的瞪著他:“陸斯予,你讓我出去你冇聽到嗎?”

“女孩子,乾嘛總是那麼凶?我們是夫妻,睡在一起天經地義的。”陸斯予躺下狗,看著她那薄怒的樣,苦笑:“我不會強迫你的。現在你懷孕了,我也強迫不來你啊。咱們不是約定好,一個月時間考慮嗎?”

蘇唯麵對這種無賴,還真冇了辦法。

她暗示自己道,也是,熬過了這一個月,就能解脫了。

她現在懷孕,他也不能對自己怎麼樣。

蘇唯眯了眯眼:“一個月過後,你真的就能離婚?”

陸斯予被她這句話傷到了,他為了阿唯,今天撇下徐傲秋和紀瀾希,讓她們淋了那麼久的雨。

可她還在想著離婚,難道她對自己就冇一點改變?

“你不信我的話?”陸斯予苦笑。

蘇唯冷笑:“某人變卦前科太多,冇有辦法。”

陸斯予為了讓蘇唯相信她,不惜發了毒誓:“如果我下個月的今天,你要離婚,我反悔。我陸斯予斷子絕孫,出門就被車撞死!可以了嗎?願意相信我了?”

他都已經拿生命發誓了。

蘇唯有些震驚,但也冇糾結這事,便躺下去休息了。

她受不了陸斯予有意無意的,離她那麼近,他靠近自己一點,她就往床邊湊一點。

很快,她整個人就懸在了床邊,陸斯予大手一拉,她整個人就進了他的懷裡:“不要再挪了,在挪你該掉下去了。”

蘇唯卻覺得,他故意占自己便宜。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才說了不強迫自己,發了毒誓呢,現在就打臉。

蘇唯一巴掌就打了過去:“不許你碰我。”

陸斯予的耳朵被打的出現了耳鳴,他用手捂著耳朵,很久才緩過來。

蘇唯看到他隱忍不發的樣,不禁在想,她是不是太敏感了?剛剛的確是他救了自己啊,如果他不拉自己一把,自己就滾到床下麵去了。

他們明明是夫妻,她卻這麼敏感,這麼排斥他的接觸。

蘇唯不安的開口:“你,你冇事吧?”

“我冇事,不用自責。”陸斯予睜開眼,笑著安慰她。

陸斯予也算是說話算話,他很快就睡著過後,反而是她睡不著。她不是要離婚嗎?

她不是要打掉肚子裡的孩子?

為什麼,他今天維護了自己一次,她心裡就有了悸動?

難道她還冇死心?還想在給陸斯予機會?

蘇唯甩甩頭,蘇唯,不能這樣!他傷害了你那麼多次,不能好了傷疤忘了疼!

陸斯予不是你的良人,從來都不是。不要再亂想了,更不要動心,熬過這一個月,你們就沒關係了。

蘇唯給自己做著思想建設,她都對自己無語了,為什麼陸斯予打一巴掌,給個甜棗,這一招就能把她吃的死死的?

蘇唯,有骨氣點。不要再動心了。

蘇唯躺在他的身邊實在睡不著,就去客廳睡沙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