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說完,便想走,卻被陸斯予給拉住了手腕。

她想打掉,卻手腕使不上力氣:“你想做什麼?”

“阿唯,我不想做什麼,我隻是希望你不要渾身帶刺的對我。你誤會我了,我冇有要強迫你生這個孩子。選擇權在你手上。”陸斯予眯了眯眼,竟然在討好她:“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機會,也是給你自己一個機會。一個月好不好?如果到下個月的今天,你還是想打胎。我會親自送你去。”

蘇唯愣住了,陸斯予竟然願意把主動權給她?他之前那麼霸道,那麼卑鄙。

“關於離婚的事情,我也想明白了。強扭的瓜不甜。如果一個月後,你還是很想離婚,我願意配合你,爾爾的撫養權我也會給你。”陸斯予繼續說:“但是這一個月內,我們還是夫妻,我想對你好,你不能拒絕我。”

蘇唯正在猶豫。

“阿唯,你不敢陪我一個月,是怕自己會心軟嗎?難道你還喜歡我?”他故意激將她。

果然蘇唯就上套了,氣憤的瞪了他一眼:“誰不敢?一個月就一個月,反正我會離婚。”

說完,她甩掉他的手,快速出了嬰兒房。

蓉姨進來打掃衛生,看到陸斯予用大拇指摸著嘴唇,還笑的燦爛,不解的問:“陸先生,您是不是有什麼喜事啊?”

要是冇喜事,怎麼會那麼開心?

陸斯予勾唇,當然是有喜事了,他的阿唯上鉤了。他怎麼會離婚呢?

阿唯真是不瞭解他。

他相信,不出一個月,他們就能和好如初,阿唯肚子裡的孩子也能順順利利的瓜熟蒂落。

陸斯予笑而不語的走出了嬰兒房。

紀瀾希自從落水後,就高燒不退。

她給陸斯予打電話,發現陸斯予把她拉黑了。

他這麼狠心了?連電話都不接了。

紀瀾希的眼淚裡有不甘心,更有絕望。

徐傲秋走進來,看到床頭櫃上的溫水和藥,大吃一驚:“瀾希,你怎麼還不喝藥呢?你發燒了,不喝藥怎麼能好?”

“媽,哥把我電話拉黑了,他不接我電話了。”紀瀾希哭著說:“哥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以前跟我說過,他隻喜歡我一個人。現在我需要他,他卻這樣。”

“瀾希啊,你就不要想他了,他就是個渣男,他配不上你。聽話,咱們把藥喝了,身體好了,在從長計議。”徐傲秋把水杯遞給她。

她生氣的打掉了水杯,水杯掉地,把徐傲秋嚇了一跳。

“我不要!我就要哥,我是他妹妹,我生病了,他來看我也是天經地義的!媽,你讓哥來看我,好不好?他看我了,我就吃藥。”紀瀾希又哀求道。

徐傲秋知道這樣做不妥,但還是答應了她:“那好吧,你在家裡等著,媽親自去找他。”

“我要和你一起去。萬一哥不想跑路呢?我跟著去了,肯定就可以看到哥。”紀瀾希白著小臉說,她其實是故意跑到蘇唯麵前去,陸斯予讓她不痛快,她就讓蘇唯不痛快。

大家都彆想過安生日子。蘇唯看到她,怎麼會給陸斯予好臉色看?陸斯予,你想喝蘇唯和好如初,做夢吧你!

紀瀾希想到這,閃過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