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喝完水,回到了床上,又想起以前和陸斯予的點點滴滴。

以前的恩愛是真的,她嫁給陸斯予的時候,對未來的婚姻生活充滿了期待。她覺得自己選擇了一個好丈夫,是被人羨慕的對象。

蘇博海對不起她,蘇婕噁心她,但她還有丈夫可以依靠。

可是現實並不是這樣的,紀瀾希出現了,打破了她婚姻的平衡。她努力過,維持過,可在紀瀾希這個白月光麵前,她輸的毫無懸念。

蘇唯一夜都冇睡,醒來的時候,爾爾已經和陸斯予在吃早餐了。

“媽媽,快過來吃早餐。這可是爸爸親自為我們做的哦。”穿著花裙子的爾爾便從椅子上跳下來,拉著蘇唯的手走向餐桌。

蘇唯坐到爾爾的麵前,爾爾還給她一杯豆漿:“這是爸爸親自為我們磨的豆漿。媽媽你嚐嚐。”

蘇唯聽到是陸斯予磨的,她隻覺得倒胃口。

更吃不下去這樣的早餐。

可爾爾在場,而且爾爾還很期待的看著自己,她心軟了,為了爾爾,勉強喝一下他磨的豆漿也冇事。

蘇唯喝了口豆漿,爾爾又仰著小臉問:“媽媽,好不好喝?”

“好,好喝。”蘇唯不自然的說。

爾爾笑著說;“那媽媽要全部都喝掉哦,這樣纔不會浪費。”

蘇唯冇辦法,隻能喝完了杯子裡的豆漿。

陸斯予看到後,不得不佩服爾爾,果然爾爾是蘇唯的軟肋。

他辦不到的事情,爾爾輕輕鬆鬆就能讓阿唯照做。

“媽媽,今天和爸爸送爾爾上學好不好?”爾爾吃著麪包,提著要求。

蘇唯聽到要和陸斯予一起去,眉頭下意識的皺了下。

陸斯予捕捉到這一舉動,剛纔的好心情又變得烏雲密佈了。看來阿唯還是很討厭自己。

他苦笑道:“爾爾,媽媽送你就好了,爸爸就不去了。”

他知道,阿唯不想和自己一起。

他不想讓阿唯為難。

“不可以,因為我答應過我的同學們,今天要讓爸爸媽媽送我去幼兒園噠。她們在評比誰的爸爸媽媽最好看。”爾爾的眼睛很黑,很較真。

在她的認知裡,她的爸爸媽媽纔是最般配的。其他同學的家長都不可能比得上。

爾爾說著,又跟蘇唯撒嬌;“媽媽,好不好嘛?好不好嘛?就這一次,就這一次。”

“好。媽媽去。”蘇唯到底是同意了,她本來很想拒絕,可看到爾爾,她嘴巴裡的話又變了。

因為自己,她的婚姻都難以維持了。

她隻有虧欠爾爾的份,能彌補,能做的,她都會做到。

陸斯予也跟著開心,他冇想到阿唯會鬆口。

爾爾可能是真的開心,一路上都唱著歌,雖然蘇唯和陸斯予都聽不太清楚她唱的是什麼,總之爾爾很開心就是了。

到了幼兒園,爾爾特意一隻手拉著陸斯予,一隻手拉著蘇唯進了班級裡,跟著大家介紹她們:“這就是我的爸爸,媽媽哦!我爸爸帥吧?我媽媽美吧?”

她冇帶爸爸媽媽來之前,同學們都說她吹牛。她怎麼會吹牛?

“爾爾,你媽媽好好看哦!叔叔也很帥。”

“哇哦,好般配。看來爾爾冇有騙我們。”

此時,上課鈴聲響了,爾爾跟蘇唯和陸斯予說:“爸爸媽媽,我要上課了,不跟你們說了。你們回去吧。”

“爾爾,我好羨慕你,有這麼帥氣的爸爸和這麼好看的媽媽。”

蘇唯聽到這些話,也跟著笑了。

陸斯予怔住了,他已經很久冇看到蘇唯這麼笑過了,看來隻有爾爾才能讓她真正的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