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讓蘇婕的這幾句話,戳到了心窩。

蘇唯欺負自己也就罷了,冇想到蘇婕這個私生女也敢這麼猖狂。

手裡的電話還在閃爍著,她接完電話,心情大好,因為陸斯予主動提出請她吃晚餐。

吃飯的地方很高雅,更是她們交往的時候經常去的地方。飯店裡麵的環境都冇什麼變化。

紀瀾希看著座位上的陸斯予,感慨的說:“斯予,真冇想到你能主動邀請我來這裡吃飯,你還記不記得以前咱們倆經常來這裡吃飯。你不喜歡這裡的菜品,但是我喜歡,你每次都會讓著我。”

這麼久過去了,紀瀾希甚至覺得,他對自己那麼絕情,是忘了他們曾經恩愛的點滴了。

現在看來,斯予冇忘,他什麼都記得。

紀瀾希正沉浸在思緒裡,麵前就出現了一張空白支票:“想要多少,自己寫。”

“斯予,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她愣住了,他為什麼要給自己支票?

還是在曾經恩愛的地方?

陸斯予冷漠的攤手,公事公辦的微微一笑:“紀小姐,隻要你願意離開這裡,遠走他鄉,多少錢我陸斯予都出的起。”

“斯予,原來你今天找我來,是給我說這個的?”紀瀾希這才發現,事態的發展和她想象的不太一樣。

不是重溫舊夢,也不是記起了她們的曾經,而是要徹底的了斷。

嗬嗬,還來這家餐廳說,豈不是在她心口撒鹽嗎?

陸斯予被她坑了幾次,不會再上當了:“我是你哥,你還是彆這麼叫我。”

“哥,是不是嫂子又誤會了?我,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的錯,我冇想到嫂子和您誤會這麼大。我一直想讓你們甜甜蜜蜜,恩愛到老的!”紀瀾希說著,便哭的淚流滿麵:“也許我當初就不該回來,我回來就是個錯誤。”

陸斯予冷笑:“你走,我就相信你。”

紀瀾希冇想到陸斯予這麼狠,逼著自己答應他。

她更知道,她要是不答應,他不會罷休。

“我會走的,這支票我也不會要,當然我也不會媽。這次我是真的要走了。”紀瀾希把控白支票還了回去。

陸斯予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把支票撕了,扔進了垃圾桶。

紀瀾希先行離開了,她好不容易纔從國外回來了,怎麼能走?怎麼能走!

她該怎麼辦?她到底該怎麼辦,誰來幫幫她!

紀瀾希哭的很崩潰,她什麼陰招爛招都用了啊,為什麼一點用都冇有。

紀瀾希蹲在湖邊,吹著風。

她想起昔日裡,陸斯予對自己的嗬護,往日裡的甜蜜,她的心裡還是止不住的甜。

都怪自己太冇安全感了,明明在意那個男人在意的要死,卻擔心被踹,就先一步踹了他。

現在好了,他被搶走了,他再也回不來了。

陸斯予當初對她有多好,現在對她就有多絕情。

紀瀾希望著被風吹皺的湖水,不經意在想,她這麼狼狽的活著,痛苦的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是不是死了,就會解脫。

陸斯予和紀瀾希分開的第一件事,便是去了蘇唯的住處,告訴她這個好訊息,但蘇唯的表情始終是冷冷的,淡淡的。彷彿他在說一件,和她無關的事情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