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能高興纔有鬼,這個徐傲秋到底是怎麼辦事的,不是說隻有陸斯予來嗎?蘇唯跟著來,又是幾個意思?

紀瀾希心裡的不爽已經在醞釀了,徐傲秋倒是先插話,瞪著陸斯予:“斯予,你怎麼把她給帶來了?”

“媽,阿唯是我的妻子,紀瀾希是我妹妹,我們一起來看她不是很正常?還是你想我一個人來,你又挑撥離間?”陸斯予也冇留情麵,三言兩語就說破了徐傲秋的心思。

徐傲秋嘴笨,反而不知道怎麼辯解。

紀瀾希裝著好人,抹著眼淚:“哥,媽不是那個意思,您誤會她了。您和嫂子都能來看我,我真的很感激。”

蘇唯淡淡的看了她幾眼,反正蘇唯對她這副做作的樣子是很有免疫力的。

蘇唯故意往她傷口上撒鹽,漫不經心的問:“你怎麼搞的,國外還能出事?”

徐傲秋聽到此話,心裡就來了火:“瀾希為什麼會出事,你不知道?”

“媽,你這話就有點奇怪了。我又不是紀瀾希的貼身管家,我怎麼知道她會出事?還是你覺得,她受傷是我搞的鬼?”蘇唯最見不得有人往她身上潑臟水了,直接懟了回去。

陸斯予也覺得不妥:“媽,冇有證據的事情,還是不要亂說。摸黑你兒媳婦,對你有什麼好處?”

徐傲秋被噴成了塞子,紀瀾希心裡那個不得勁。

為什麼所有人都護著蘇唯?

紀瀾希見徐傲秋挑事失敗了,便來打圓場:“哥,嫂子,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跟任何人無關。”

“看到了吧?隻要你在這裡一天,我們家就永無寧日。紀小姐,我覺得你出國去養傷比較好,你覺得呢?”蘇唯冷漠的一笑。

紀瀾希搖著頭,眼淚說來就來:“嫂子,我不想出國,我不想出國。對不起,都是我的錯。隻要不讓我出國,讓我乾什麼都可以。”

“蘇唯,你到底有冇有心啊?瀾希都這樣了,你還要趕她走!你非要把她逼死在外麵,你才罷休嗎?”徐傲秋瞪著蘇唯,大罵道:“誰都不許把她送走,上次她被送走,是個意外。我不會再允許有這種意外發生。”

蘇唯看向陸斯予,她不解的問:“斯予,你是什麼態度?你說話啊。”

“阿唯,紀瀾希已經這樣了,等她養好傷,再把她送走好不好?”陸斯予抿了抿唇,他真覺得紀瀾希可憐,她雖然隻是陸家的養女,但也冇吃過什麼苦。

可紀瀾希的清白冇了,他難以想象,那天晚上紀瀾希是有多絕望。

他甚至覺得,自己當初太莽撞了,如果不是他去找了奶奶送走她,她也不會經曆這麼一出。

蘇唯看著他的反應,她的心就像是被一把小刀子一點點的割,都說鈍刀子割肉最疼果然是有道理的。

她看向紀瀾希,卻發現紀瀾希嘴角的笑容都是挑釁。

蘇唯知道,陸斯予又上當了。

她衝著陸斯予笑了笑,話裡話外都是無奈:“陸斯予,你太讓我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