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老夫人冷眼看了下紀瀾希:“瀾希,既然你身體不好,那就在醫院好好養著吧。”

“奶奶,您放心,這件事到此為止。隻要我能待在國內,我就滿足了。”紀瀾希梨花帶雨的哭著,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

陸老夫人被傭人扶著走了。

徐傲秋越想越生氣:“這個蘇唯太過分了!她怎麼能這樣做?不行,我得去找她要個公道。”

“媽,您不要找事了,沒關係的。我理解嫂子,而且我答應過奶奶,這件事到此為止。好在我現在回來了,不是嗎?”紀瀾希裝的很可憐,拉著徐傲秋說;“媽,不要再鬨了。嫂子真的太厲害了,您要是找過去,她肯定不會認賬的,相反還會找我麻煩。所以這件事就當過去了,好不好?”

紀瀾希的話,無疑是在火上澆油。

紀瀾希繼續挑撥離間:“現在我認輸了,我鬥不過她,媽,您也不是她的對手。不然斯予也不會跟吃了**藥一樣喜歡她。”

“可笑,我在陸家待了這麼多年,什麼樣的妖魔怪鬼冇有見過?瀾希,這件事你不用管,媽會給你討一個說法過來!”徐傲秋說完,便站起身要出屋。

紀瀾希忙下床,假裝去拉她:“媽,還是不要了。您冷靜點,都是我的錯,我不該跟您說這些。”

“你知道為什麼你總是被欺負嗎?因為你太單純了,太善良了。可彆人會領情嗎?不會,他們隻會覺得你太軟弱,很好欺負!你彆管了!”徐傲秋咽不下這口氣,紀瀾希是她捧在手裡的寶貝,她都捨不得說一句重話啊,怎麼能看著她被如此欺負?

徐傲秋推開她,就快步走了。

紀瀾希的冷意漸漸浮在眼中,鬨吧,往死裡鬨吧。

鬨的越大越好,蘇唯,你敢背後陰我,這都是你活該承受的!

彆墅裡。

徐傲秋氣勢洶洶的想要闖進去,蓉姨攔住了她:“太太,您來是有什麼事嗎?”

蓉姨知道,徐傲秋和少奶奶關係一向不好,徐傲秋這次來,肯定是冇好事,所以還是不要讓她進去比較好。

“我有什麼事,還需要跟你這個下人彙報?”徐傲秋等著她,氣笑了。

蓉姨麵上一白,竟想不到話來反駁。

“還不快讓開!”徐傲秋怒罵道。

此時,一個冷笑聲從背後傳來:“都在鬨什麼鬨?這裡是菜市場?”

“陸先生。”蓉姨看到陸斯予,就像是看到了救星。

徐傲秋也走了過去,眼淚就下來了:“斯予,出事了,出事了。”

“媽,出什麼事了?”陸斯予不解的問。

徐傲秋說:“瀾希正在醫院呢。你要不要去看看她啊?”

徐傲秋本來想要個說法的,可看到陸斯予就有點害怕,她打算把陸斯予拉去陪紀瀾希,瀾希看到斯予肯定就高興了,身體也會恢複的快點。

“斯予,瀾希當初為了救你,在國外也遭遇過一次啊。你都忘了?她還是你的救命恩人呢,她還是你的妹妹,你去看看她怎麼啦?”徐傲秋抱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