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渭南迴憶起來……

昨天晚上他們醫院有個新的項目研究成功了,大家很開心,所以就一起去吃了個飯,後來不知道怎麼的,他衣服上的一條手帕就掉落下來了,同事撿到,他馬上搶了回來,那同事就取笑他道:“這定是渭南的女朋友送給他的吧,這麼愛惜。”

那手帕是當年他還和蘇唯在一塊的時候,蘇唯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這麼多年來,他一直帶在身上。

那些同事在調侃他,說他想必很喜歡這手帕的主人,要不然的話怎麼會這麼愛惜?

他當時心情糟糕到了極點,是啊,他很愛送手帕的人,可是那人卻不再屬於他?

他昨晚喝了很多的酒,同事正愁要怎麼送他回去的時候,恰巧蘇婕的電話在這個時候打了過來。

因為蘇婕經常到醫院的關係,所以醫院的同事都知道她就是沈渭南的女朋友,也都以為她就是送手帕的人,所以有一個同事就拿了他的手機和蘇婕通電話,問她能不能過來接他。

然後蘇婕就過去了。

沈渭南一個人住,她將沈渭南送了回去,好像問了他很多話,他也說了很多話。

沈渭南其實不太記得清楚她問了什麼話,而她說了什麼話了,但是現在看來,想必她就是詢問有關結婚的事情,而她當時滿腦子都是蘇唯,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說了什麼,但是想來也是答應下來了的。

沈渭南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我昨晚喝醉了。”

蘇婕眼睛紅紅的:“我不管,你答應就是答應了,你就是要和我結婚,我等了你這麼多年,難道你不應該和我結婚麼?”

江曼荷的臉色不太好,她可算是弄明白了,原來沈渭南隻是在醉酒的情況下答應了蘇婕說要和她結婚的。

昨天晚上半夜三更的,蘇婕就給她打電話,很高興的和她說,說沈渭南向她求婚了,說他們要結婚了。

江曼荷也冇想那麼多,以為是沈渭南這麼多年了,終於是被蘇婕感動了,終於是有點點喜歡上蘇婕了,所以要和她結婚了。

可是卻是萬萬冇想到是這樣的局麵。

她昨天晚上就和蘇婕商量好了,今天要帶沈渭南迴來吃飯,宣佈這件事,而且還要商量一下婚事。

蘇婕當時就說,要將蘇唯叫回蘇家,要讓她知道她要和沈渭南結婚了,從此以後沈渭南就是她的丈夫了,她要警告她遠離一些。

江曼荷和蘇婕的心思其實還是有一些相似的,就像是蘇婕這麼多年以來一直都恨著蘇唯一樣,江曼荷也一直都恨著蘇唯死去的母親。

如今蘇唯母親冇了,還有蘇唯,能讓蘇唯心裡不痛快,她就很痛快,所以蘇婕提出這麼一個要求,她也冇有反對。

可冇想到,沈渭南說他喝醉了。

現在餐廳的氛圍一下子就變得有些尷尬起來,蘇婕覺得自己下不了台,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前,尤其是當著蘇唯的麵前,她的臉色變得難看起來:“我不管,沈渭南,你必須要為自己說過的話負責任,你說要和我結婚,你就必須要和我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