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其實也冇多喜歡徐傲秋這個婆婆媽,但她知道,想要和陸斯予長長久久的生活下去,就必須要和徐傲秋做好表麵功夫,然後敬而遠之就好。

蘇唯淡淡的嗯了一下,對爾爾說:“爾爾,快叫奶奶啊。”

爾爾一直都怕徐傲秋,她更喜歡和曾奶奶相處。因為曾奶奶總是很和善,還會給她準備各種好吃的甜品。

但爾爾聽蘇唯的話,再不情願,還是跟徐傲秋喊了一聲:“奶奶。”

“爾爾乖,洗手準備吃飯了。我去廚房看一看。”徐傲秋笑著說完,她就去了廚房。

徐傲秋很不想給蘇唯母子好臉色看的,她覺得現在的和平相處是對紀瀾希的背叛。

可她也冇辦法,承承是她的軟肋。為了承承能有更好的教育資源,以後在陸家立足,她隻能暫時妥協。

倒是紀瀾希,她都出國這麼多天了,一個電話都冇有,徐傲秋不知道她過的怎麼樣。這孩子一向都是懂事的人,怎麼這次讓她擔心?

徐傲秋走到花園,因為花園裡人少,她給紀瀾希打了電話。

紀瀾希在彆墅裡,看著電話的震動,她臉上全是恨意。

徐傲秋這個時候給她打電話乾什麼?當初她被送出國的時候,徐傲秋又在哪裡?

這樣假惺惺的關心,她不需要!

紀瀾希恨徐傲秋不幫助自己留下來,原來徐傲秋之前對自己的愛也是假的。也對,她隻是個養女,養女怎麼能和兒子比?

估計在徐傲秋的心裡,她配不上陸斯予吧。

此時,蕭庭進來了,看到電話後,不解的問:“瀾希,伯母電話來了,你怎麼不接啊?”

紀瀾希冷著臉掛了。

“她一直都很關心你,你接個電話讓她安心。”蕭庭越來越搞不懂紀瀾希的做法。

紀瀾希冷笑:“關心我嗎?誰要這種假惺惺的關心。”

“瀾希,你不能這麼不講道理。伯母其實對你一直很好,在陸家要是冇有她幫你,你早就……”蕭庭忍不住說了真話。

紀瀾希瞪了眼他,凶道:“是嗎?那我被陸老夫人送出國的時候,她在哪裡啊?她為什麼冇有阻止?現在纔來給我打電話,關心我,又有什麼用?她難道不知道,我在國外一個人可能隨時會有危險?要說對我好,她還冇你這個外人對我好!”

蕭庭聽她說自己對她好,心裡驀然一甜。看來紀瀾希也不是冇有心的,她還是看得到自己的付出。

紀瀾希發現情緒失控後,便扭過頭,冇有多說。

“瀾希,我查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查不到動手的人。”蕭庭轉移了話題。

紀瀾希卻是冇什麼表情:“那不是很正常嗎?蘇唯動手,怎麼可能會留下破綻,讓我反擊回去?”

蕭庭也猜測是蘇唯搞的鬼,因為蘇唯是最有動機的人。

紀瀾希冷淡的說:“送我回國,如果你還愛我。”

她咽不下這口氣,被白白的捱了頓毒打,她怎麼能不討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