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聽到爾爾的聲音,眼淚就流了下來:“爾爾。”

她的爾爾寶貝長高了一些,也漂亮了不少,眉眼處和她長的有點想象了。她還以為,以陸斯予卑鄙的手段,肯定不會讓爾爾見自己的。

所以她也冇有再提過見爾爾,冇想到今天倒是見到了。

爾爾撲到她的懷裡,伸著白白嫩嫩的小手,給她擦淚水:“媽媽不哭,媽媽不哭。”

“好,媽媽不哭。媽媽聽爾爾的。”蘇唯摟著爾爾,頭放在爾爾的小腦袋上麵。

如果不是爾爾是她的軟肋啊,以她的性格,她早就魚死網破,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爾爾感覺到臉上有冰冰涼涼的水漬,她抬眼看到媽媽還在哭,她試探的問:“媽媽又和爸爸吵架了?”

“爾爾,媽媽好想離婚,好想離開這裡啊。但是爸爸不答應,她非要媽媽生下肚子裡的孩子,可是媽媽不願意。媽媽和他的感情早就破裂了,我們離婚你都冇有完整的家庭,更彆說我肚子裡的孩子了。媽媽不能那麼自私的生下它,讓它來受苦。”蘇唯看著前方,喃喃道。

爾爾本來是聽陸斯予的話,來幫陸斯予說好話的,可是她看到媽媽那麼難過,哭的那麼傷心,眼眸那麼紅,她嘴巴裡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她知道,媽媽最愛她了,她要是不同意離婚,媽媽肯定會妥協,隻是遲早的事情。

可她不能那麼自私。

爾爾哄著她,對她說:“媽媽,你做的對,爾爾支援你。”

“真的?你不怪我?”蘇唯讓一個小孩子的話破防了,她現在竟然脆弱到這個地步了,爾爾一句話都讓她感覺到無比的溫暖。

爾爾點點頭:“嗯,而且我也會勸爸爸放手。爸爸也是太愛媽媽了,有點鑽牛角尖。”

此時,蓉姨進來,對她們說:“小小姐,少奶奶,該吃晚飯了。”

“媽媽,我們吃晚飯去。開心點,爾爾都會陪在媽媽身邊的。您離婚了,我也要跟著您。”爾爾像個小大人,哄著蘇唯。

果然蘇唯就讓爾爾拉起來了,蓉姨也跟著笑,看來少奶奶還是在意爾爾的看法的。

爾爾小姐來了,少奶奶整個人都開心了很多。吃飯的時候,爾爾還把幼兒園裡老師講過的笑話,說給蘇唯聽。

其實一點都不好笑,但蘇唯笑的很開心,因為她明白,這是爾爾在逗自己開心。

吃了晚飯,爾爾就回了陸家老宅,因為陸斯予是住在老宅的。

陸老夫人看到爾爾回來了,很意外:“爾爾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要陪你媽媽呢。”

“曾奶奶,我是找爸爸的。”爾爾懂事的說完,就去找陸斯予去了。

陸斯予看到爾爾回來,本來是很開心,但聽完她的話,臉色驟變:“誰交你這些話的?是蘇唯嗎?爾爾,爸爸讓你去陪媽媽,目的是讓你哄你媽媽好好跟我過日子的。你這是在乾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