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再地上躺了很久,直到冇有人說話,冇有任何動靜,她纔敢爬起來。

蒙在她臉上的蛇皮袋,她廢了很大的勁纔拿開。

此時,一輛車開來了,一束昏黃的光照了過來。

腳步聲越來越近,紀瀾希以為是剛纔的人又回來了,忙抱住頭,求饒:“彆打我了,彆打我了,會出人命的。”

“瀾希,是我。”一個男人聲音傳來。

她發現聲音很熟悉,放下手臂,抬眼看去:“蕭庭?”

蕭庭抱著她上了車,帶她去了他住的地方。

蕭庭找出醫藥箱,她的臉上都是傷痕,他把藥膏慢慢勻開。

紀瀾希倒吸了口氣,疼的她眼淚都出來了。

“我是得知你要出國了,所以跟著你們一起出來的。瀾希,我來遲了,讓你受到這種傷害。”蕭庭曾經設想過,她對自己那麼過河拆橋,她肯定會有報應。

可現在紀瀾希的報應真的來了,他心裡並不好受。

蕭庭說:“不過你放心,我會查是誰動的手。”

“我當初讓你配合我出國,生下紀諾承,然後把你丟下自己回了國。你不恨我啊?”紀瀾希看著他,苦笑。

蕭庭慘笑:“說實話,恨過,但恨的另一麵,不就是愛嗎?瀾希,比起恨你,比起希望你痛苦,我更希望你幸福,希望你好好的。”

紀瀾希現在最是脆弱的時候,她在國外孤身一人,蕭庭是她的救命稻草。

“這段時間,你就住我這,彆回去了。我擔心你會出事。”蕭庭繼續說。

紀瀾希拚命忍著的眼淚,再也忍不住了,不停的往下掉著。她看向他,發現蕭庭長的也還可以,雖然比不上陸斯予那麼英朗。

但他對自己確實不錯,如果是她,麵對一再背叛,隻有利用的人,她不可能這麼大度,她隻會瘋狂的報複。

紀瀾希這個時候相信了,蕭庭可能真的很喜歡很喜歡自己吧,所以才一再的放棄放棄底線,來迎合他。

紀瀾希哭的很厲害:“蕭庭,對不起,對不起。”

“好了,彆哭了,現在知道我的好了吧?讓你當初死犟,識人不清,不選擇我。”蕭庭溫柔的擦了她的淚水,他以為她後悔了。

她要是後悔了,他們倆在國外做一對神仙眷侶也不錯。

這也是他跟出來的目的所在。

紀瀾希苦笑,她也知道蕭庭好啊,可是愛情哪裡由得了自己做主。她就喜歡上了陸斯予,又能有什麼辦法。

誰讓她當初太自卑,拋下陸斯予走人了,所以現在換他不要自己了。

紀瀾希喃喃道:“我不怪斯予,當年我跑掉,是我的錯。這都是我應該承受的。我隻是把曾經他經曆過的事情,重新經曆了一遍而已。”

當初,她和陸斯予一點不對味,她就會借題發揮找存在感,而陸斯予隻是放下身段,各種迎合她。

她都是冷冷冰冰的樣子,現在她知道了,曾經的斯予被自己冷落嫌棄的感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