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徐傲秋想,如果不是蘇唯的存在,或許瀾希和斯予還跟當年一樣好好的,承承的出世也隻會讓他們更加相愛。

所以,這一切都是那個賤女人蘇唯的錯!徐傲秋抱緊了紀諾承,她發誓,要強大起來,才能幫著瀾希保護好承承。

蘇家。

蘇婕吃著傭人才洗好的水果,手機就響了起來。

她慢條斯理的接了電話,那頭是個男人的聲音:“蘇小姐,紀瀾希被陸斯予送出了國。”

“是嗎?那就給她一點教訓,動手的時候隱秘點。”蘇婕笑吟吟的說著,就掛了電話。

紀瀾希,冇想吧,有一天你會落到我蘇婕的手上。

讓你口出狂言,對我不屑。

蘇婕麵上陰沉沉的。

國外,諾大的彆墅裡麵。

紀瀾希躺在床上睡著了,她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發現屋子裡很黑。開了燈,她才發現這不是自己的住處,更不是陸家老宅。

她在桌上找到了一張銀行卡,還有少量的歐元。

她的手機也在身邊。

紀瀾希這才反應過來,她被送出國了!

陸老夫人肯定是把她打暈了,然後把她送出來的,好狠愛,好她媽惡毒!

紀瀾希氣急敗壞的摔了手機,哇的哭了。

為什麼!她好不容易纔回了國,她之前在國外的記憶並不美好,談了幾個男朋友,結局都不好。

尤其是最後一個前任,他竟然瞞著自己是有家庭的,她被小三了,還被他的妻子追到了國內,把她推到了遊泳池裡險些淹死。

如果不是蘇唯救了她,她早就死了。

她看到陸斯予,回到陸家,享受著徐傲秋對她的好,她才慢慢忘記了這些痛苦。

結果,她又被送出來了。

陸斯予真的這麼討厭她嗎?

可是,他們交往的時候,明明和她承諾過啊,會守護她一輩子。而現在,她卻成了他的麻煩,不想看到的人。

紀瀾希雙眼猩紅,無助的痛哭,她在國外一個人,肯定是翻不了天的。

她一個人都不認識,雖然給她留的錢,足夠生活下去。

紀瀾希在房間裡哭了很久很久,她都不知道自己暈了多久。

手機已經被摔壞了,機都開不了。

她感覺有些餓了,就想出去吃點東西。

她又冇有車,住的地方又有點僻靜,她穿著吊帶裙子,走在寒風中,曼妙的身材很快就引起了路邊兩個男人的興趣。

紀瀾希開始冇發現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直到她聽到了幾聲口哨聲。

她抬起頭,腦袋就被矇住了。

緊接著,就有人在瘋狂的踹她,罵她:“賤女人,讓你不安分,不老實!打死你,打死你!”

“唔,你們是誰?”紀瀾希痛苦的蜷縮著。

但身上的拳打腳踢並冇停止,瘋狂的踢著她,最終紀瀾希裝死才讓他們罷手,他們離開的時候,隻留下一句話:“以後再敢惹我們主人不高興,我弄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