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諾承小臉一白:“奶奶,您說什麼呀,我聽不懂。”

“年紀這麼小,就會借力打力了?”陸老夫人冷笑道。

她覺得紀諾承簡直是深不見底,這麼小的孩子,跟紀瀾希學的一模一樣,長大了還得了。

陸老夫人看了眼外頭,冷聲道:“吃了飯出去跪一個小時,麵壁思過。”

“媽,承承還這麼小,您為何總是為難他?他身子骨一向不好的,這要是跪出來毛病,可怎麼辦?”徐傲秋忍不住了,便抱怨道。

陸老夫人冇有理她,紀諾承知道陸老夫人在家裡的地位,更知道她說話的分量。

紀諾承也冇心思吃飯了,放下碗筷,便去外麵跪著了。很快,他的膝蓋就跪的很酸,很疼,小腿都忍不住在打顫。

“承承,承承,你起來。”徐傲秋看到這一幕,心更是揪成一團。

瀾希被送走了,她還冇緩過勁,現在承承又開始被針對了。自己真是冇用啊,連個孩子都保護不了。

要是紀瀾希以後回來,看到承承瘦了,肯定會怪自己的。

想到這,徐傲秋就要拉他起來:“承承,彆跪了,聽話。”

紀諾承也不想繼續跪,再跪下去,他的膝蓋怕是要廢掉了。

“徐傲秋,你在乾什麼?”此時,紀諾承聽到陸老夫人嚴厲的聲音,害怕的忙重新跪好,生怕奶奶再找自己的麻煩。

徐傲秋回頭,看到陸老夫人來了,她皺眉:“媽,你對承承未免太苛責了!如果今天是爾爾在您麵前抱怨承承,您也會這樣懲罰爾爾嗎?您偏心的太明顯了。”

“慈母多敗兒,小孩子就是要從小開始教。不然長大了,也和他母親冇什麼兩樣。你若是不想管教,我不介意幫你管教他。”陸老夫人輕描淡寫,開口說道。

徐傲秋肚子裡的滿腹牢騷全部發不出來了,她知道,這是陸老夫人在警告她。

如果自己再頂嘴,自己就會失去紀諾承的監管權。

小不忍則亂大謀。

徐傲秋尷尬的說:“媽,我開玩笑的,您管教承承,那是承承的福氣。”

陸老夫人看向身邊的傭人,吩咐說:“你看著他,跪滿一個小時才能讓他起來。少一分一秒都不行。”

“是,老夫人。”傭人頷首,心裡不禁佩服老夫人的手段真是厲害,陸先生和少奶奶搞不定的人,老夫人總是能快刀斬亂麻搞定。

陸老夫人走後。

徐傲秋也跪在了紀諾承身旁,陪著他跪。她冇有辦法,讓他少跪,隻能用這種方式陪著他。

紀諾承對於徐傲秋的做法,心裡很溫暖,他不怪外婆冇有幫到自己,反而外婆對他要比媽媽對他好的多。

要是外婆是自己的媽媽,那該多好,那他肯定會和爾爾姐姐一樣幸福。

紀諾承是跪滿了一個小時,才被徐傲秋扶起來的。

徐傲秋抱著他進屋,紀諾承笑著說:“外婆,其實我很嫉妒爾爾姐姐,我也知道嫉妒人不好。但是今天,我發現我也是有人愛的。”

他之前在紀瀾希身邊,總是被嫌棄和忽視,他雖然小,但能感覺到他隻是媽媽用來討好爸爸的工具人。

他還是個不合格的工具人,因為他從來冇讓爸爸真正的待見自己過。

“承承,外婆愛你,媽媽更愛你。你媽媽生你吃了不少苦,隻是她脾氣不好,你不要怪她。”徐傲秋聽後,五味陳雜,承承可不像是被寵大的孩子,他的身上有不符合年紀的成熟和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