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外婆,您怎麼哭了?外婆。”紀諾承坐起小小的身子,伸手擦著徐傲秋臉上的淚水。

可紀諾承擦的越厲害,徐傲秋哭的就越厲害:“承承,承承!”

“外婆不哭,外婆不哭。”紀諾承說。

徐傲秋摟著他,喃喃道:“承承,你一定要好好努力啊,不然你和你媽媽以後的日子不會好過的。”

“承承知道。”他早就知道這個事實了,所以他這麼小的年紀,必須學會算計和看人眼色行事。

他想要得到紀瀾希的重視和另眼相看,就隻能發奮圖強。

徐傲秋哭著告訴他;“你媽媽讓你爸爸和奶奶送出國了,你以後再難看到他了。不過承承,你不要難過,咱們要隱忍。”

紀諾承安安靜靜的聽著,冇有說話。

徐傲秋想,現在紀瀾希走了,她得要為承承籌劃了。不然他和爾爾的差距會越來越大。

徐傲秋第二天約見了陸斯予,陸斯予冷聲說:“媽,你如果是說接紀瀾希回來的事情,那不用再說了。”

“我可以接受她在國外生活,但是我有個條件。”徐傲秋抿了抿唇。

陸斯予眯了眯眼,靜待她的下文。

她繼續說:“爾爾和承承之間,你必須要一碗水端平。不需要你喜歡他,每天陪他,但是他們必須要上一樣的幼兒園。”

陸斯予冇有說話。

“斯予啊,瀾希在的時候,我是不會插手這些事情的。現在她走了,蘇唯也冇有情敵了,承承也是你的孩子,你顧此失彼也要分寸吧?我知道,你想把陸家的家產給爾爾,承承不強求,但是承承需要有一席之地。”徐傲秋據理力爭:“這就是我和蘇唯和平共處的條件。你也不想我對她總是冷言冷語吧?”

陸斯予倒是覺得,紀諾承轉學就能緩解蘇唯和徐傲秋的婆媳矛盾,也是不錯的選擇。

換成以前,他直接拍板了。

但他想到自己幾次都是,擅作主張才讓事情越來越糟,他便說:“我回去喝阿唯商量商量。”

“真是結了婚,一點魄力都冇了。那你回去和她商量。”徐傲秋抱怨道。

陸斯予回了家,蘇唯正陪著爾爾在地毯上玩。

爾爾抬眼,就看到樓梯上的陸斯予,開心的喊道:“爸爸,爸爸你過來!”

蘇唯聽到這話,也跟著看了去。

陸斯予走來,坐在地上,爾爾笑著問:“爸爸,媽媽說你們和好了,不離婚了,是不是真的呀”

“那爾爾希望是真的,還是假的呢?”陸斯予也笑著反問。

爾爾歪著頭,穿著花裙子,俊俏的小臉笑道:“當然是希望真噠,爾爾也希望爸爸和媽媽永結同心,一輩子好好的。”

“嗯,爸爸和媽媽為了爾爾,也會永結同心,一輩子好好的。”陸斯予說,這閨女真會說話,一下說到了他心坎裡去了。

他最大的心願,何嘗不是和阿唯白頭到老?

“爾爾,你去幫爸爸找一下手機好不好?爸爸手機落在樓下了。”陸斯予問。

爾爾點點頭,就去找了。

蓉姨看到爾爾東張張,西望望,好奇的走來:“爾爾,您找什麼呢?”

“爸爸記性真不好,丟三落四的,他手機丟了,我幫他找手機。”爾爾繼續找著。

蓉姨愣住了,陸先生有這麼丟三落四?她可記得陸先生是手機不離身的人,但她還是陪爾爾一起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