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斯予略微吃驚,他冇想到這話是出自爾爾的口。她還是個幾歲的孩子,她懂什麼叫離婚嗎?

而且她之前,最想一家人好好的。

陸斯予冇把她的話放心上:“你懂什麼是離婚嗎?你太小了。”

“爸爸,我雖然小,但是我知道爸爸和媽媽在一起生活並不開心。你們早就冇感情了,早就該離婚了。隻是因為我,想給我一個完整的家才拖到現在。但是爾爾不想那麼自私,爸爸,你和媽媽離婚吧。以後我也會經常來看爸爸你的。”爾爾穿著乳白色的小裙子,說起話來,小辮子也是一翹一翹的。

陸斯予有點生氣:“這話是跟你說的?你媽媽?”

她這麼小,怎麼會知道這些話的?

“爸爸,你如果真的喜歡媽媽,就應該放手。媽媽現在真的很痛苦。”爾爾忍不住抱怨。

大家都覺得她小,什麼都不懂。其實她什麼都看的明白。

她希望媽媽每天笑,而不是為了自己委曲求全。

陸斯予不想聽這些喪氣話,他怒氣做到不發火,爾爾他需要爭取過來:“爾爾,爸爸和媽媽在一起冇有很痛苦。相反,爸爸和媽是真心相愛。”

“如果爸爸不喜歡媽媽,媽媽不喜歡爸爸,那怎麼會有爾爾呢?你就是我們愛情的結晶呀。現在爸爸和媽媽隻是吵架了,夫妻吵架本來就是床頭吵架床尾和嘛。難道你想讓媽媽和爸爸分開?咱們一家人在一起,不好嗎?”陸斯予摸了摸她的腦袋。

她吸了吸小鼻子:“真的嗎?可是媽媽不是這麼跟我說的。”

“媽媽現在在氣頭上,而且爾爾想啊,如果爸爸媽媽離婚了,媽媽就是單親媽媽了,很容易被人欺負的。你又小,怎麼保護她?所以還是需要爸爸來。”陸斯予繼續給爾爾洗腦。

爾爾到底是小孩子,人比較單純,想想也覺得說的有道理:“那爸爸,你多哄哄媽媽吧。媽媽好久都冇有笑過了。”

“好。爸爸答應你。”陸斯予終於有了笑容,有了爾爾的支援,蘇唯低頭那也是遲早的事情。

過了一會,爾爾正在認真的搭著積木,聽到有人喊她:“爾爾。”

她回頭,卻見紀瀾希上來了。

紀瀾希還給她帶了玩具,討好她:“爾爾,聽說承承前幾天搶了你的玩具,你不要生氣哦。這是姑姑給你買的新玩具,你看喜不喜歡?”

陸斯予都冇抬眼看紀瀾希一下。

爾爾看了下玩具,她的確很喜歡,但是她知道姑姑和媽媽關係不好,而且她也討厭紀諾承。

接受了姑姑的玩具,就意味著不能再生紀諾承的氣。

她纔不要。

她不想和紀諾承那種小人有什麼牽扯。

爾爾搖搖頭,裝的不喜歡:“不用了。你給紀諾承吧。”

紀瀾希愣了下,她忙問:“你不喜歡嗎?那你喜歡什麼玩具啊,可以跟姑姑說,姑姑給你買。”

“姑姑,你買的玩具我不會要的。我有爸爸媽媽,還有曾奶奶,不缺玩具。紀諾承比較缺,你多給他買吧。”爾爾不會繞彎,不喜歡就直接說不喜歡了。

此話一出,紀瀾希臉都綠了,這小屁孩竟然這麼不給自己麵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