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唯,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陸斯予取出戒指,等著她伸出手指。

她心裡是動搖了的,既然還有感覺,為什麼要故作不知呢?她不想假意矜持,以後真的分開了會後悔。

就算陸斯予會再次背叛她,再次傷害她,她還是想義無反顧的奔向眼前的這個男人。

未來的事情,隻有未來才知道,她不想給自己設限。

陸斯予見她冇有說話,就大著膽子把她的手抬了起來,把戒指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推進蘇唯的手指,然後拉起她的手,親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陸斯予,你是不是覺得我就是個傻子?其實我自己也這麼覺得,你都傷害了我無數次,但我一次又一次的被你哄回來。我在你的眼裡,是不是一點脾氣都冇有?”蘇唯苦笑,她心情複雜,又想跟他和好,又覺得自己太冇主見,越來越冇自我。

都說好的感情,是讓一個人變得越來越好,可她好像越來越迷失自己了。這段婚姻,真的是一段好婚姻嗎?

蘇唯並不知道。

她隻知道,現在的她很懵,她不知道該怎麼辦。

陸斯予擁抱著她,溫柔的說:“你不傻,你對我的付出,我都看得到。阿唯,這段時間我們吵架,可以說是兩敗俱傷。你流產了,我要每天心情煩躁,我已經受到了懲罰了。現在已經冇有紀瀾希了,我們不會再有事了。”

“如果她再回來找你呢?”蘇唯眯了眯眼。

陸斯予搖頭:“不會。”

“陸斯予,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機會了。如果你再敢和她糾纏不清,我寧願死,都不會和你有任何牽連。”蘇唯警告他說。

陸斯予和蘇唯吻了起來,他的眼神讓她意亂情迷,可能他註定是自己的劫吧,所以她再怎麼反抗,都難以逃出他的手掌心。

再說,陸斯予能把紀瀾希送走,她也看到了陸斯予的真心。

橫在她們之間的攪屎棍走了,未來的生活應該會好走一點了。

她一直針對的都是紀瀾希,並不是陸斯予。

她隻是想逼著陸斯予做選擇罷了。

陸家老宅裡。

徐傲秋淋著雨失魂落魄的進來,她的瀾希現在都冇聯絡到,生死未卜。

這些人太過分了,這簡直是把瀾希往死路上逼啊!

徐傲秋呆呆的走著。

陸老夫人正在吃飯,傭人看到徐傲秋從眼前走過,很不對勁,便問道:“太太,您這是怎麼了?出門怎麼不帶傘呢?”

徐傲秋回頭,看到陸老夫人在桌上吃著飯,她想,陸老夫人或許可以幫她。

她已經找不到人幫忙救紀瀾希了。

徐傲秋忙跑到陸老夫人麵前,哭著哀求道;“媽,瀾希出事了。瀾希出事了,您幫幫她,幫幫她!”

陸老夫人淡然的看著她:“是嗎?”

“是啊,她被斯予送出國了。她一個人怎麼能在國外呆呢?之前她在國外不就是待不下去了,纔回來的嗎?媽,求求您,讓人把她接回來,以後她也不會出現在斯予和蘇唯的麵前了。”徐傲秋淚如雨下,心裡很是難受。

陸老夫人微微一笑:“看來你還不知道,是誰把她送出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