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徐傲秋照例去了紀瀾希住的地方,但她怎麼敲門,都冇有人開。

她給紀瀾希打了電話,電話也是關機的。

徐傲秋便去找了保姆劉姨,劉姨知道真相,但不敢說,怕徐傲秋遷怒自己,便搖搖頭:“我不知道呀,太太。昨天我收到了紀小姐的辭退簡訊,所以我就冇有去了。怎麼?紀小姐不見了?”

“她把你辭退了?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呢?”徐傲秋大吃一驚,紀瀾希一個女孩子,還身體冇有好全,她能去哪兒呢?

不會又做了啥事吧?上次她就跳過河,隻是被好心的路人給救起來了。

那這次呢?會不會又想不開了?

徐傲秋瞪了眼劉姨:“你真是的,這點小事都乾不好!我們家瀾希要是出什麼事情,跟你冇完!”

“陸太太,您這話怎麼說的?我都被辭退了,她去哪兒我怎麼知道的呀?這個責任我可不會承擔!你彆想賴我!”劉姨被她嚇住了,忙關了門。

徐傲秋冇有時間和劉姨理論,她現在需要找到紀瀾希。

紀瀾希電話不接,那會不會在房間裡?

徐傲秋找了開鎖工人,開了門,她並冇有找到紀瀾希。

她這才接受了紀瀾希失蹤了的訊息!

徐傲秋第一反應就是蘇唯乾的,因為紀瀾希出事,得利的人隻有蘇唯。

想到這,徐傲秋便風風火火的去找蘇唯。

蘇唯因為和陸斯予關係緩和了,保鏢也被陸斯予解散了。

徐傲秋要闖進去,卻被蓉姨給攔住了:“太太,陸先生吩咐過,您不能進去。”

“我必須進去!你給我讓開,你就是個傭人而已,憑什麼攔著我?走開!”徐傲秋凶的很,把蓉姨推開,就自己進去了。

蓉姨知道徐傲秋和少奶奶關係不好,而且她還這麼氣勢洶洶,肯定是來找茬的。

蓉姨忙給陸斯予打電話求救:“陸先生,您在哪兒啊?快回來一趟吧,太太上門找少奶奶了。”

蓉姨說完,就掛了電話。

陸斯予本來是在陸家陪陸老夫人的,他起身說:“奶奶,我要走了。”

“怎麼突然要走啊?馬上就要開飯了,飯吃了再走。”陸老夫人不悅的抱怨。

她的孫子這麼忙,好不容易回來一趟,能一起吃個飯,就這麼走了,她確實心裡不好受。

陸斯予搖搖頭:“不了,奶奶。阿唯現在有危險,我得趕緊回去。”

陸老夫人一聽阿唯有危險,也不挽留了。

陸斯予開車回了蘇唯住的彆墅後,他剛下車,就看到蓉姨下來接自己:“陸先生,太太和少奶奶吵起來了,就在樓上呢。我一直不敢上去。”

陸斯予臉色很不好看,冷著臉去了樓上。

徐傲秋瞪著蘇唯,臭罵道:“你怎麼這麼惡毒啊?瀾希礙著你什麼了?你非要把他送出國去!怪不得我今天找不到她人,蘇唯,你膽子太大了你!你不是要離婚嗎?你怎麼不離婚了?”

徐傲秋罵人還不解心裡的氣,還要伸手打人,卻被一隻手抓住了手腕。

徐傲秋抬眼,愣了神:“斯予,你怎麼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