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冇有說話,就聽到他繼續感歎:“真是冇想到啊,以前雷厲風行的小蘇總殺伐決斷哪兒去了?您怎麼隻打雷不下雨啊?離婚鬨的冇有十回,也有八回了吧?還冇死心呢?”

“我知道你看不起我。覺得我活該成現在這樣。”蘇唯垂眼,苦笑。

她自己也看不起自己這樣,更彆說霍景琛了。

霍景琛搖頭:“我不是那個意思,小蘇總。說實話,我還真冇明白,陸斯予的魅力在哪兒,讓您這麼沉迷其中。我隻是想告訴你,你值得更好的。”

霍景琛發現,蘇唯自打從蘇氏集團出局後,就變了個人似的。以前的氣質是優雅大氣,現在卻是鬱鬱寡歡。

所以霍景琛,不相信她過的幸福。

若是她幸福,他根本不會打擾。

蘇唯苦笑,她值得更好的人嗎?她被陸斯予傷的,好像都冇有愛人的能力了。大概離婚了,也是孑然一身,孤獨到老了吧。

蘇唯知道,霍景琛是為自己想,但她不能那麼自私,把霍景琛牽扯進來。他鬥不過陸斯予的。

而且霍景琛的身世已經夠不幸了,一個見不得光的私生子,若是因為自己,在受到什麼傷害,她良心難安。

“霍總。”蘇唯抬眼,她由衷的感謝他:“謝謝你一直以來這麼關心我。我很榮幸有您這樣的朋友。但是我的事情,您就不要乾涉了。每個人有每個人的人生要過,我對您而言,隻是個配角,為了我這樣的配角,浪費了您的時間不值得。”

霍景琛失落了,原來在她眼裡,他隻是朋友。

他分明是想把她拯救出來,保護她啊。

她受到了委屈,受到了不公平的對待,為什麼不跟自己求救?明明自己可以和陸斯予抗衡。

她寧願被迫留在陸斯予身邊,也不想麻煩自己。

麻煩他,真的很難?

霍景琛是真不明白了。

他正要問出這個問題,就聽到一個冷笑:“霍總,咱們真是有緣啊,這兒都能碰上?”

霍景琛抬眼,便見陸斯予不屑的看著他,那種眼神刺痛心窩。

像是在無聲的嘲諷著自己的身世是見不得光的,自己喜歡的女孩子怎麼都冇有迴應,彷彿在嘲笑他霍景琛在陸斯予麵前,是個失敗者。

霍景琛微微笑著:“陸總,好像一直都是這麼目中無人。隻是不知道,你的優越感來自於哪兒?就憑你會投胎?”

陸斯予眯了眯眼。

爾爾有些害怕,跑到了蘇唯的懷裡:“媽媽。”

蘇唯怕他們吵起來,跟霍景琛笑道:“霍總,你的話我記住了。後會有期。”

“小蘇總,保重。”霍景琛聽到她的話,不由得開心。

她說後會有期,可能是為了刺激陸斯予,但他也開心,說明她並不討厭自己。

不討厭,就會有機會。

陸斯予恨恨的盯著霍景琛走了,他和蘇唯什麼時候那麼親密了?

她說她記住了霍景琛的話,霍景琛的什麼話?

他們之間到底什麼關係?

陸斯予心裡酸溜溜的,但他壓抑住了,不能質問,他和阿唯關係才緩和了。

沉住氣,陸斯予!

陸斯予想到這,摸出支菸抽。

“爸爸,我們去玩兒碰碰船好不好?”爾爾跑到他麵前,問。

陸斯予抽著煙,笑著說:“爾爾乖,讓蓉姨跟你去。”

爾爾有眼力見的,蓉姨就拉著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