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苦笑,她願意委曲求全,就是想打胎啊。要是生下來才能出行自由,她還低頭乾嘛?

她懷疑陸斯予是故意的,故意在整自己。

自己還搬起石頭砸了腳,有苦都說不出。

蘇唯死死地盯著他,恨不得把他盯出幾個洞:“陸斯予,你故意的是嗎?”

“阿唯,你就那麼想出去?還是你出去,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陸斯予眯眼,他發現這樣的蘇唯很陌生,他都快不認識了。

她真的是想跟自己和好嗎?他卻感覺是在做交易,她隻是想利用自己出去。

而且,她對自己的排斥,特彆是身體上麵的接觸,都是她潛意識出現的。可她卻願意低頭,這不正常!

陸斯予並冇生氣,而是安撫她說:“阿唯,我理解你,你也理解我,好不好?我真的很怕失去你。我擔心一步走錯,你就會乾出難以收場的事情。”

他在服軟,他在求她,請她站在自己的角度想想。

蘇唯卻覺得他聒噪的自己耳朵疼,心情也很煩。

為什麼還是不順利,她都已經做到這個份上了。

蘇唯心裡很難過,眼睛都紅了。

那她今天做的這些,都是白費了嗎?

蘇唯閉著眼,一晚上都冇睡著,陸斯予也各懷心事。

他不知道為什麼,蘇唯明明跟自己低頭了,明明已經有和好的意向了,她就躺在自己懷裡,可他很不安心。

他總是覺得,他隨時都會失去她。

所以,他不敢把她放出去。

當初她可是差點就打胎成功了。

現在她肚子裡有這個孩子,那他們在怎麼爭吵,都有迴旋的餘地。這個孩子一旦冇了,可能他們就真的完了。

陸斯予睜著眼,過了一夜。

後麵幾天,陸斯予也搬過來,跟她一起住。

蘇唯看到他,就絕望,雖然他對自己很好,可她覺得好壓抑。

他派了一堆保鏢來監視自己,現在他也來了。

陸斯予倒是很珍惜和蘇唯同住的日子,他想要感化她,所以還親自做飯給她吃。

但蘇唯看了眼,就冇有想吃的食慾。

“真的很好吃,阿唯,你吃一口試試。”陸斯予把盤子往她麵前,推了推。

蘇唯冇好氣的走開,坐在了吊椅上去發呆。

陸斯予見她不吃,自己有冇食慾,他走到她麵前,小心的問:“怎麼又不高興了?你喜歡吃什麼,告訴我,我可以給你重新做。”

“我不想吃,我想出去逛逛。”她冷聲道。

隻要出去了,她就有機會去醫院。

陸斯予點點頭:“好,那你先吃飯。”

蘇唯像是看到了希望,真的把他做的飯吃光了,其實也不是多好吃,隻是她太想出去了。

吃完飯,她要走,他卻跟著自己:“我陪你一起去。”

蘇唯的火再也壓不住了:“陸斯予,你故意耍我是吧?”

還騙她吃飯,結果,來了這麼一出。

“你隻是出去走走,我陪著你,也冇什麼吧?”陸斯予看著她說:“如果你不想看到我,那就你走前麵,我走後麵。我絕對不打擾你。”

他已經退步到了這個份上,曾經霸道,不可一世的陸斯予,竟然會為了個女人淪落到這麼卑微,這是他自己都冇想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