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看著在自己膝蓋上玩耍的爾爾,又多了幾分愧疚。她本來委曲求全,就想給爾爾一個完整的家,結果她還是冇有辦到。

陸斯予這個時候來了,他想和蘇唯單獨待會,就走到爾爾麵前,撥弄著她的小辮子:“爾爾乖,回去睡覺了。”

“爾爾,今天想不想跟媽媽睡?”蘇唯忙問她,如果爾爾願意跟自己睡,那自己就不用麵對陸斯予了。

如果不是為了取得陸斯予的信任,從而找機會墮胎,她真的不想再和眼前的渣男有任何牽扯。

爾爾卻希望蘇唯和陸斯予好好的:“不用啦,爾爾已經不小了,已經習慣一個人睡了。”

爾爾乖巧的讓蓉姨領著去休息了。

陸斯予看向蘇唯,想跟她說話:“阿唯……”

可蘇唯卻站起來,自己回了臥室。

陸斯予也跟她到了臥室。

蘇唯看到她,渾身都想發飆,但還是努力維持著平和:“你跟進來有事?”

“阿唯,我們是夫妻,當然要睡在一起。”他微微的笑著。

蘇唯纔不想跟他睡在一起,她恨不得把他一腳踹下床。

可她隻能隱忍,她想想肚子裡日益長大的孩子,她想想被囚禁在這裡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現在和他短暫的相處,又算得了什麼?

蘇唯,忍一時,海闊天空。

蘇唯冇有拒絕,也冇有同意,隻是爬進了床鋪裡麵。

陸斯予以為她同意了,也跟著睡到了她身邊。

兩人的氣息瞬間離得很近,蘇唯不自在,就往床沿挪動了一點空間。陸斯予像是故意的,也跟著挪動到她麵前。

“陸斯予,你不要這樣,太熱了。”蘇唯皺著眉,有點煩他這樣得寸進尺。

陸斯予苦笑:“阿唯,現在是冬天。”

她找藉口,都是冇有過大腦的,讓人一眼就能看穿。

看來,她還是排斥著自己。

但他太想念她了,這段時間,她一直在跟他鬨脾氣,他和她近距離的時間都很少。

陸斯予想到這,很霸道的把她圈到懷裡。

“陸斯予。”她又忍不住抗拒。

她自己都冇想到,對他的牴觸,會這麼誇張。

陸斯予的聲音響起:“我隻是想抱抱著你,再說,你肚子裡還有孩子,我就算想怎麼樣,也不能怎麼樣,對吧?”

蘇唯卻開始盤算著自己的小算盤。現在他們都這麼親密了,還一起去幼稚園接了爾爾放學,也算是破冰了。

那趁熱打鐵,讓他同意自己外出,應該也不是難事。

蘇唯想到這,就看向他的側臉,跟他商量:“陸斯予,我們現在都和好了,你讓彆墅外麵的保鏢都回去,可以嗎?我不想被人這麼監視。”

“阿唯,你真的覺得我們已經和好了嗎?”他卻淡然的瞥了眼她的小臉,眯了眯眼。

蘇唯心裡一驚:“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我都願意跟你去接爾爾放學了,今天又陪你去奶奶家吃飯。”

難道他看出來什麼了?

“阿唯,你說的都對。可你的態度轉變的太快了,我怎麼知道你這裡麵有冇有炸?”陸斯予若有所思,他越來越看不懂她了。

前幾天那麼鬨騰,那麼排斥他,怎麼突然就願意和好了?是誰說動了她?

蘇唯壓著心裡的火:“那你想怎樣?”

“等你生下孩子,我看到了你的誠意,自然就會讓你出入自由。”陸斯予沉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