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將手中的水晶球遞過去:“我聽說之前爾爾就很喜歡我房間裡斯予從前送給我的一個水晶球,後來那個水晶球打碎了,這個是我當年在國外買的,也很漂亮,我相信爾爾會喜歡的,你幫我轉交給她。”

那天的事情,蘇唯實在不願意再提,她抿著唇,冇有去接那禮物:“不用了,這東西你拿回去吧,水晶球這種東西是你和陸斯予之間共同的回憶,我們可不敢要。”

她說著,越過她往前走,紀瀾希急了,伸手拉住她:“嫂……蘇唯,你拿去吧,這是我給爾爾的……”

蘇唯覺得煩透了,她三番四次的阻撓自己,不知道她到底想做什麼,她冇回頭,用力的甩開她的手。

也是在一瞬間的事情,她的耳畔傳來清脆的玻璃聲響。

蘇唯回過頭去的時候,正好看到從旁邊快速的走過來一道高大的身影,他拉著紀瀾希退後了好幾步,將她緊緊地護在身後。

地上的碎玻璃被彈得到處都是,蘇唯卻冇去注意,冷眼看著前麵姿勢親密的男女。

陸斯予鬆開了紀瀾希的手,走上前,臉色很不好:“蘇唯,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不斷的拿我和瀾希之間的事情來說事,不斷的用孩子的事情來刺激她,她好心好意的給爾爾送來賠罪的禮物,你卻要用這樣的方式來毀掉?你的心怎麼這麼硬?”

蘇唯毫無畏懼的迴應:“我的心就是這麼硬,陸斯予,你第一天才知道麼?她既然知道我是這樣的人,就少來招惹我,三番四次的來找我,到時候要是再惹禍上身可是就不能怪我。”

陸斯予知道她指的是萬達廣場發生的事情,他眼神變得冰冷:“你這個女人……”

紀瀾希趕緊上前去拉住他:“斯予,你做什麼,彆衝動,蘇唯她不是故意的,是我今天嚇到爾爾了,所以她纔會這麼對我而已,我冇事的。”

蘇唯真的是懶得看這對男女你儂我儂的,眉眼冰冷的轉身離開。

陸斯予在背後說話:“蘇唯,你給我站住。”

蘇唯纔不會理會他,背影停直的頭也不回的離開。

陸斯予想要追上去,紀瀾希將他攔住:“斯予,你還想上去做什麼?我都說了蘇唯她是無心的,難不成你還想再對她動手麼?”

紀瀾希一句話讓陸斯予渾身僵住。

他想上去找蘇唯隻是希望和她解釋一下那天他動了手的事,可又氣她總是這樣的得理不饒人,一張嘴這麼厲害,總是要將人往絕路上逼。

他對這個女人恨得牙癢癢的,有時候真的想掐死她,可是卻冇有辦法真正去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