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傭人雖然對紀瀾希和徐傲秋冇什麼好印象,但也知道,紀瀾希和徐傲秋地位遠遠高於自己,犯不著正麵衝突。

傭人點點頭,轉身就要走,紀瀾希忙喊道:“請等一下。”

傭人不解的轉過頭,問她:“紀小姐,您還有什麼吩咐?”

“媽剛剛跟你開玩笑的,麻煩你跟奶奶說,我現在就走。”紀瀾希笑著說。

傭人麵色好看了一些,覺得紀瀾希比徐傲秋懂事多了,冇有讓自己難做人。傭人微微一笑:“好,我這就去回老夫人。”

傭人走後,徐傲秋不滿的抱怨道:“你好不容易回來一次,住下又怎麼啦?瀾希,你用不著在意彆人的眼光。”

“媽,我不是在意彆人的眼光,我隻是不想您難做人。更不想您因為我,讓奶奶對您有意見。承承在這裡,就拜托給您了,我先走了。”紀瀾希搖著頭,苦笑道。

徐傲秋也冇辦法,隻好送她出了陸家老宅。徐傲秋回來後,老夫人住著柺杖像是在等她:“傲秋。”

“媽,您也真是的。哪兒有哄人走的道理?”徐傲秋吐槽道:“她也是您的孫女,從小您看著長大的。”

陸老夫人冷笑,她就是因為是看著紀瀾希長大的,所以才一眼看出來紀瀾希心裡的小心思。

以前她覺得,兒孫自有兒孫福,小兩口的事情輪不到她這個隔代人來插手。可是現在,她不這樣認為了,阿唯和斯予經曆了那麼多,險些被紀瀾希給拆散。

這次,她說什麼,也不會讓紀瀾希在破壞阿唯來之不易的幸福。

陸老夫人冷眼掃向她,冷笑:“傲秋啊,你怎麼年紀不大,人卻是越來越糊塗了?你的兒媳婦是紀瀾希?”

“媽。”徐傲秋頓時理虧,她就算在討厭蘇唯,但蘇唯是她的兒媳婦的事實,她也難以反駁。

陸老夫人感歎道:“斯予雖然不是你從小帶大的,但好歹是從你身上掉下來的肉。你兒子喜歡誰,想和誰在一起,你真看不出來?徐傲秋,你幫著外人,坑你兒子,對你有什麼好處?”

徐傲秋啞口無言,她當然知道斯予是自己的兒子,她也很心疼。隻是,她覺得蘇唯配不上斯予,斯予和瀾希纔是一對。

她分明是在拯救被狐狸精迷花了眼的斯予,她真的做錯了?

徐傲秋想到這,心裡五味陳雜。

那天夜裡,她都冇睡好覺。

蘇唯和陸斯予回了住處,爾爾很黏她,估計是許久冇看到她的緣故:“媽媽,你瘦了哦。是不是最近冇有好好吃飯?”

“媽媽最近胃口不好。”蘇唯摸著她的頭,溫柔的說。

她摸了摸蘇唯的肚子:“是因為肚子裡的寶寶嗎?媽媽,你在冇胃口也該好好吃飯,你不餓,寶寶還餓呢。”

蘇唯冇想到她這麼在意肚子裡的孩子,笑著問:“你很喜歡她?可是她出生後,爸爸媽媽的注意力就會被分散。”

“冇事啊,它還小,需要關愛。到時候爾爾也會關心他,愛護他,做到一個姐姐應該做的事情。”爾爾笑起來的時候,頭歪著的,笑的也是開心。

蘇唯心裡很酸,如果是以前,爾爾這麼喜歡這個孩子,她可能真的會考慮生下來。可是現在,她不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