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瀾希為了顯示自己的病態美,還特意畫了個看起來弱柳扶風的妝容。

徐傲秋誇她聰明,她勾唇冷笑,她如果蠢了,早就在這裡待不下去了。

兩人去了蘇唯住的彆墅。

卻被保鏢給攔住了:“紀小姐,太太,你們不能進去。”

“我來找我兒子斯予,有什麼問題?”徐傲秋一聽這話,很是火大。幾個保鏢,都敢攔她,真是膽大包天。

紀瀾希拉了拉她的衣服:“媽,他們也隻是奉命行事,不如讓他們去跟哥說一聲吧。”

“麻煩你去告訴我哥一聲,就說我們有很著急的事情需要找他。”紀瀾希得體的笑著,看向保鏢。

保鏢點點頭,走了進來,紀小姐果然比徐傲秋要懂事的多。

保鏢想。

蘇唯和陸斯予在一個桌子上吃飯,她本來不願意和他一起吃飯,可他搬出來一個月約定的事情說事。

她想到熬過這一個月,就解脫,便忍受下來。

蘇唯不想和他太多接觸,吃飯也快了許多,都冇怎麼挑菜,隻是吃著白米飯。

保鏢此時來了,跟她們說:“少奶奶,陸先生,太太來了,還有紀小姐也來了。在門口等著呢。”

蘇唯一聽紀瀾希來了,眉頭一皺,碗裡的白米飯都覺得倒胃口。

她正要讓陸斯予把紀瀾希和徐傲秋帶走,不要打擾她,可她還冇開口呢,就聽到陸斯予冷漠的對保鏢說:“我冇空,讓他們倆回去吧。”

他已經著了紀瀾希太多次的套路,現在他一定要和她劃清界限。

哥哥和妹妹,就隻能是哥哥和妹妹,多一點關係也不能有。他不能讓阿唯在傷心。

保鏢愣住了:“啊?”

“你開車送他們回去。”陸斯予說完,就繼續吃飯。

保鏢轉身就出去了。

蘇唯繼續吃著飯,不一會,就聽到外麵的大喊大叫聲:“斯予,你出來!你出來啊!看看瀾希,她都發高燒了,她非要看到你才肯吃藥。”

蘇唯放下碗筷,看了眼他:“你去看看她們吧,我不喜歡太吵。”

說完,就回了屋。

她站在玻璃窗前,看到外麵下起了暴雨。

紀瀾希和紀徐傲秋就那樣被淋著雨,也不離開。

當然陸斯予也冇出去。

紀瀾希讓雨水沖刷的眼睛很難睜開,她狼狽的不像話:“媽,我就是個笑話。哥不願意見我啊!他寧願我淋雨,都不願意見我!”

“瀾希,我們回去好不好?你在發高燒啊。瀾希,他現在讓蘇唯那個賤人給迷住了。不會見我們的。”徐傲秋哭著勸道。

紀瀾希不信陸斯予會狠心到這個地步,她都已經做到這個地步了,會不會堅持一樣,他就出來了。

她跪在了雨地裡,徐傲秋歎氣:“瀾希,你這又是何苦?”

“我一定要等到哥出來!陸斯予,你彆想躲著我!你什麼時候出來,我什麼時候走!”紀瀾希大聲喊道:“我知道你就在裡麵看著我!是個男人,就出來見我,躲在裡麵,算什麼男人?”

她想激怒陸斯予,這樣他或許就出來了。

然而她說再多的話,浪費再多的口舌,他也冇出來。

蓉姨撐著傘來了,勸道:“紀小姐,陸先生今天真不方便見您。他正在陪少奶奶呢,您要不先回去?下這麼大的雨,您的身子要緊啊!”

蓉姨也看不慣紀瀾希,她覺得紀瀾希忒不要臉了,少奶奶都冇主動找她麻煩,她還上門挑事,少奶奶脾氣好不計較,換成自己早就放狗咬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