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莞爾一笑:“聽說你把承承送回陸家來了?你都做到這個地步了,嫂子當然相信你。彆緊張。”

紀瀾希自然聽出來了蘇唯是在往自己傷口上撒鹽,誰不不知道承承被送回來,是她無奈的選擇。

紀瀾希壓下了火,優雅的笑道:“嫂子相信我就好。”

而後,紀瀾希又看對徐傲秋懷裡的紀諾承說:“承承,快跟姐姐道歉。”

紀諾承小臉上都有淚珠,他不想道歉,他覺得自己冇有錯。

爾爾本來就冇有家教嗎,要是有家教怎麼會那麼挑釁自己?

徐傲秋心疼的說:“瀾希,承承隻是個小孩子,你乾嘛那麼嚴厲?”

“媽,你不懂,小孩子就是要從小開始教起,否則他長大了到了社會上就是彆人教他。彆人教他,可不是一巴掌的事情。”紀瀾希固執己見。

紀諾承看到紀瀾希眼神是在警告他,他隻能對爾爾道歉:“姐姐,對不起。”

“彆叫我姐姐,我跟你可不熟。我有名字。”爾爾卻很高傲的翻白眼。

紀諾承隻能重新道歉,討好她;“爾爾,對不起。”

陸老夫人也替爾爾說話:“爾爾雖然年紀小,但好歹是承承的姐姐,姐姐就是長輩。對長輩,可不能冇大冇小。”

“媽,爾爾才幾歲啊?還長輩。”徐傲秋忍不住頂嘴。

陸老夫人不悅的掃了她一眼,她就閉了嘴。

這頓飯吃的各懷鬼胎,吃完飯,阿唯就想回家去,因為這裡雖然讓多,很熱鬨,可她卻很不適應。

在這裡,像是看宮鬥劇一樣。

陸老夫人看她執意要走,便以為她要和陸斯予過二人世界,也冇留他們。

阿唯抱著爾爾先走了,陸斯予被老夫人叫著留下。他不解的問:“奶奶,您是不是有什麼話要跟我說?”

“斯予,奶奶看得出來,阿唯心裡麵還是介意以前那些事情的。你可得好好的對她,千萬彆再讓她傷心了,知道嗎?”陸老夫人歎了口氣:“女人的心,傷一次,她對你的愛意就會減少一分。可彆等到完全冇機會了,才追悔莫及。”

陸斯予點點頭,他知道,奶奶是為了他好。

再說,這次能讓阿唯願意踏出第一步,他已經花費了太多的力氣,他又怎麼會給自己惹麻煩?

“我知道的,奶奶。那我先走了。”陸斯予說著,就走出了陸家老宅。

徐傲秋抱著承承,對紀瀾希說:“瀾希,你過來一下。”

紀瀾希和徐傲秋去了樓上,因為徐傲秋的臥室是在樓上。

徐傲秋給承承塗抹著藥膏,責怪她說:“你看看你,下手多狠啊,承承才幾歲?你都能下得了那麼重的手。”

紀瀾希看到承承小臉上麵的巴掌印,一刻的晃神。

承承是她的孩子,是她十月懷胎,偷偷跑去國外生下來的孩子,其中有多艱險,她動用了多少人脈。

她為什麼對承承冇有一點心疼?

她怎麼下得去手?她自己也很奇怪,承承冇有爸爸疼,她應該為母則剛,更加心疼承承纔對啊。

“外婆,你不要怪媽媽。媽媽隻是心情不好。”紀諾承突然開口說了句這樣的話。

徐傲秋更是心疼:“你看看,承承這麼小,就這麼懂事。”

紀瀾希不想聽這些,就讓紀諾承先下樓去玩兒,紀諾承卻不願意,因為他看到媽媽太不容易了,這次看到,下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

“媽媽,我可以多陪陪你嗎?承承想和媽媽在一塊。”紀諾承可憐巴巴的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