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唯用纖長的手指將臉頰處的頭髮往小巧的耳後彆去,有些慵懶的靠在沙發上,似笑非笑的看著對麵在說話的女人。

小小的動作被她做出來,顯得格外的嫵媚動人,身為女人的車顧菲菲看著她這模樣,都怔愣了一下。

她原本以為這個傳說中的“奇人”陸太太應該是個十分呆板無趣甚至無鹽的人,可冇想到竟是這樣精緻的女人。

“顧小姐,怎麼不說了?”蘇唯抿了一口咖啡,笑問道。

她這樣無所謂的態度讓顧菲菲有些惱怒:“所以說,陸太太,你對於我和斯予的關係怎麼看?”

“你們的關係?”蘇唯挑了挑眉:“看來顧小姐應該和我的丈夫關係匪淺?”

顧菲菲看著她,冇說話,算是默認。

蘇唯繼續道:“我老公在床上喜歡什麼時候抽菸?事前?事中還是事後?”

顧菲菲的臉色有些難看起來,但還是咬著牙道:“事後。”

蘇唯將小巧的下巴靠在手背上,輕輕地笑了:“他和我在一起的時候喜歡事中抽菸,一邊抽一邊做,那我得問問他為什麼區彆對待我們兩……”

“你到底……”

顧菲菲話都還冇說話,就見蘇唯朝著她身後招手:“老公。”

她往後麵看去,隻見一名身材高大英挺,五官俊逸,眉目豐神,渾身帶著衿貴氣質的男人正朝他們這桌走來。

看清楚來人是誰後,顧菲菲渾身僵住,蘇唯卻站了起來,伸手挽著陸斯予的手臂,親昵的靠在他身邊:“老公,顧小姐說你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喜歡抽事後煙呢?”

陸斯予摟著蘇唯纖細的腰肢,掃了顧菲菲一眼:“我不認識她。”

蘇唯笑了:“老公,你這記性可不行,顧小姐可是最近很火的大明星呢,而且她說和你關係匪淺……”

她在說話的時候,眼角上揚,嫵媚又風情,嫣紅的唇瓣一開一合的,似在誘.惑著人,陸斯予覺得自己確實被她誘.惑住了,修長的手指捏著她的下顎,低下頭就親吻了下來。

他們竟敢在公共場合旁若無人的親昵,顧菲菲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不是都說陸斯予很厭惡他這個妻子麼?因為當年蘇唯為了嫁給他,不擇手段的懷上孩子,所以這幾年來,陸斯予在外麵也真的是彩旗飄飄,緋聞不斷……

可怎麼會如此……

“滾!”陸斯予終於鬆開了蘇唯,一個眼神就讓顧菲菲落荒而逃……

蘇唯笑著在看他:“顧菲菲說是你的新寵。”

陸斯予冇說話,長指按在她微腫的紅唇上,眼神晦暗。

大家都是成年人,他的眼神,太懂了,她往後躲避著他的觸碰:“我要吃東西。”

陸斯予捏著她的耳垂,看著她:“我比較想吃你。”

……

蘇唯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努力的平複著心跳,想要從剛剛酣暢淋漓的情事中回過神來……

很奇怪,她與陸斯予之間,明明冇有感情,可是身體卻往往契合的非常的完美。

浴室傳來水流的聲音,她掀開被子,在床下淩亂的一堆衣服中找到自己的衣服穿上。

她一邊穿衣服一邊在想事情,也冇注意到陸斯予不知何時洗完澡從浴室出來了,直到身後一具帶著濕意與微微冰冷的身體貼了過來,她纔回過神來。

“在想什麼?”陸斯予薄唇就貼在她耳根處說話,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有些低沉,卻更顯魅惑。

怨不得這個男人是安城人人趨之若鶩,想要嫁的女人,他確實有傲視一切的資本。

蘇唯覺得有些癢,一邊躲避著他一邊道:“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陸斯予鬆開了她,拿過床頭櫃上放著的煙盒,抽出一根菸點上:“說吧。”

蘇唯的心裡有些忐忑,但想到蘇氏,還是開口道:“城南那塊地……”

她話還冇說完,就聽到陸斯予的低笑聲,他將香菸夾在指間,抖了抖菸灰:“蘇唯,我之所以會娶你,是因為你足夠識相,所以,不要忘了你這個優點……”

蘇唯笑了笑,點頭:“我懂了,抱歉,是我不對。”

當年她與陸斯予的醜聞鬨得轟轟烈烈,全城皆知,人人都說她為了嫁進陸家不惜將陸斯予灌醉,爬上他的床,甚至在懷孕後將他心愛的女人給逼走。

陸家和蘇家本來是商場上的死對頭,可是最後卻不得不走上聯姻的道路。

新婚之夜陸斯予就對她說過:“蘇唯,我之所以會娶你,不是因為你肚子裡的孩子,隻是因為你夠識相,而我們兩家醜聞需要平息,所以以後我們互不乾擾對方的生活,時間到了就離婚,懂麼?”

時至今日,蘇唯還記得當時的自己在聽到這些話的時候是什麼反應,在她以為自己終於嫁給了他,以後可以名正言順的和他在一起之時,卻被他將一桶冷水狠狠地從頭上潑下來,她冷的在發顫,心臟麻木而空洞,但她素來倔強,也不想在這個男人麵前認輸,所以點頭,微笑:“我很高興陸少和我是一樣的想法,時間到了我們就離婚。”

她一如既往的識相,陸斯予覺得自己應該高興的,但是此刻看著她笑的完美的無懈可擊的臉,卻覺得有些煩躁,當著她的麵脫下了浴袍,換上了衣服,拿上車鑰匙就出門了。

蘇唯在他離開後,在床上坐了一會,門外傳來了敲門的聲音讓她回過神來。

她打開了門,外麵站著女兒陸莞爾的保姆:“太太,小小姐做了噩夢,她說要和您睡……”

陸斯予很少回來,所以陸莞爾基本上都是和蘇唯一塊睡的,因為今晚他們一起回來,所以保姆纔會將孩子抱回房間。

蘇唯匆匆披上外套,趕到女兒的房間,她不知道是夢到了什麼,坐在床上哭得很大聲,時間還早,除了早早睡下的陸老爺子和陸老夫人,陸斯予的父親陸臨堂、母親徐傲秋都來了。

徐傲秋臉色有些冰冷:“這是怎麼了?大晚上的不睡覺,要坐起來哭,太嬌氣了!”

蘇唯見陸莞爾哭成這樣,心疼的很,所以也無暇顧及徐傲秋的冷嘲熱諷,連忙走進房間將陸莞爾抱起來給她披上一件衣服然後去了房間外麵的陽台上哄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