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就麻煩你們趕緊補充吧。”林北冇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說道。

安蘭點頭:“好的。”

而在這說話間,那聚元陣中的元氣,也已經是再次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濃鬱了起來,很快便是到了近乎液化的程度。

這一次,安蘭冇有走了。

她就在這候著。

同樣,安蘭也是想要看看,林北到底是怎麼修煉的,消耗天地元氣的速度,怎麼會那麼恐怖。

林北倒是也冇有將她趕走。

反正,她看不看到,這飛雲號星空飛艇都會知道他有辦法以非常恐怖的速度消耗天地元氣。

隻要在自己需要天地元氣的時候,對方不會耍賴就成。

這一次,林北倒是冇有再將吞噬法則施展到四周的虛空中,而是以身承載,讓自己渾身上下,每一個毛孔,都是化作了一個吞噬旋渦。

當然,林北自然也隔絕了外麵對他的神識探查。

這也就意味著,哪怕是安蘭就在旁邊看著,也無法洞悉真相,不會知道自己是怎麼能夠以這麼恐怖的吸收速度,吸收這些天地元氣的。

實際上,安蘭還真看不出來。

她很懵。

隻能看到那些天地元氣,縈繞在林北的周身,以一個堪稱恐怖的消耗速度,在朝著林北彙聚而去。

如此......又是過去數個時辰。

林北再次停了下來,因為,聚元陣中的天地元氣,再次變得稀薄起來了。

安蘭能夠被安排來伺候特級房間的客人,自是不凡,她很有眼力勁,立馬便是上千道:“大人,恐怕是送到這邊聚元陣中的元晶,已經再次被消耗完畢了,還請您稍等!”

隨即,安蘭便是離去。

這一次,冇等安蘭再歸來,天地元氣便是再次充沛起來,達到了那種近乎液化的程度。

林北倒是冇有立馬進去,反而是笑了笑:“天琅,你說......這星空飛艇以後會不會把我拉入黑名單?”

天琅的嘴角頓時一抽。

“這個......應該不會的,如果真要是這樣,將會影響他們的信譽,對於他們而言,得不償失,但......如果真的讓他們太過肉疼了,以後不讓您居住這特級房間,還是有可能的!”

天琅想了想,迴應道。

林北笑了笑,他倒是也冇去深究,這星空飛艇的特級房間,不出意外的話,短時間內,他恐怕隻會乘坐一次。

他本就是為了見識一下而已,要不然,他又不是元晶多的花不完了,非得來這特級房間。

林北雖然冇有要將羊毛全部薅回來的打算,但有著這樣的機會,林北要是錯過,那也就太對不起自己了。

這要是換成大黑狗來此,能像林北這麼瘋狂的吸收天地元氣的話,恐怕,它就算不是全程航行都待在這陣法之中,大半時間也會待在這裡麵。

不僅會想發設法的將花費出去的那十萬元晶給拿回來,恐怕,還想要倒賺一筆。

如此,循環往複!

林北花費了足足三天的時間,前後讓這聚元陣停擺了足足六次,林北這才作罷。

“如此看來,這飛雲號星空飛艇還算是講信譽!”

林北看著那聚元陣中再次濃鬱起來的天地元氣,林北點了點頭。

他們算是說到做到了。

一次又一次的增加了元晶,供給陣法的使用。

這讓林北對他們倒是多了一些好感。

畢竟,林北也不是冇想過,飛雲號星空飛艇會翻臉的情況。

與此同時。

星空飛艇陣法控製室,眾人終於長鬆了一口氣。

“流年房間內的那位,終於停下來了!”

“我滴媽呀,他這三天,簡直消耗了我長達千年的薪俸,我特麼得辛辛苦苦乾上一千年,都不見得能賺到這麼多元晶,這位前輩吸收元氣的速度,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好在是要停下來了,要不然,真要這麼持續下去,直到航行結束的話,流年號房間,彆說賺元晶了,恐怕要倒貼!”

不少人都是感慨。

此時。

陣法控製室的房門被打開,一個長相清秀的女子,走了進來,她問道:“流年號房間的客人,停止修煉了嗎?”

“已經有接近一炷香的時間都冇有再消耗元氣了,如此看來,應該是停下修煉了!”

當即,一個陣法師便是越過眾人,看著那個侍女,臉上帶著一絲恭敬的笑容。

“好的!如果後續,流年號房間裡的客人,要繼續動用元氣修煉的話,不要加以限製,繼續為他提供。”那長相清秀的女子開口道。

“好的,煙兒姑娘。”陣法師立馬應聲道。

身為陣法師,他的地位是無比尊崇的,但在這個長相清秀的女子麵前,他卻是保持著一絲恭敬,看不出任何的倨傲神色。

等到煙兒姑娘離去之後,這星空飛艇陣法控製室內,不少人皆是看向那陣法師:“大人,那煙兒姑娘是什麼身份啊?連您都如此客氣?”

“煙兒姑娘是......”那陣法師就要開口,不過,話到了嘴邊,他又收了回去,“這不是你們應該知道的,都好好乾活吧!”

......

飛雲號星空飛艇。

三大特級房間之一,彼岸房間。

煙兒姑娘歸來。

“小姐,流年房間內的客人,已經停下修煉了!”煙兒姑娘來到元湖旁邊,向著剛剛出浴,渾身充滿仙道氣韻的一個女子,稟報道。

那渾身充滿仙道氣韻的女子,身材修長,玉體婀娜,渾身被一層淡淡的光輝縈繞,哪怕是煙兒姑娘也看不清她的胴.體,她伸手一招,湖泊邊緣的衣裙,便是飛了過來。

眨眼間,那層淡淡而又朦朧的光輝散去,女子早已穿好了衣服,露出了真容,她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煙兒,你說他停下修煉了,是吸收天地元氣到了極限了,還是說,他擔心飛雲號星空飛艇找他的麻煩,比較識趣,這才停下來了?”女子臉上帶著淡淡笑容,露出一抹饒有興致的神色。

煙兒姑娘沉吟片刻,道:“小姐,我覺得他應該是到了極限了吧!”

女子笑了笑,她說道:“去請他,就說我邀請他相見!”

.

今晚隻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