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懂啊!”

見唐龍一臉沮喪,鄒耿哈哈大笑了起來。

“真是緣分啊!天不亡我鄒耿。唐少啊,實不相瞞,這九轉神針的第六針,我還是從你父親那學來的!”

“什麼?”

唐龍瞪大了眼睛。

他所學的九轉神針第六針,竟然是從自己父親手裡學來的?

鄒耿笑著點頭,道:“三年前我跟你唐家有生意往來,當時我頸椎不好,那天頸椎壓迫神經,整跟你父親談合作項目,突然就犯暈!當時,你父親就用九轉神針第六針幫我治療,效果奇佳,而後親自將施針之法傳授給了我,自此治療了幾次後,我的頸椎病完全的康複了。”

說到這兒,鄒耿一聲長歎。

“冇想到,你父親此舉,直接救我了兩次啊!唐龍,其實九轉神針的第六針很簡單,就是刺在天樞穴上!”

天樞穴!

回想九轉神針的前五針,對應的乃是人體的心肝脾肺腎,這第六針落於天樞穴,這麼說來山河圖就好比是人體,這套九轉神針應該是用於治療某種疾病的針法。

為何要以這針法來作為山河圖解密的手段呢?

在一番思緒後,聽著鄒耿的催促,唐龍直接改變了原定的計劃。

“老爺子,你可知道勾魂針?”他問道。

鄒耿搖頭,作為一個外行他對醫術一竅不通。

“那我告訴你,施展勾魂針,共需二十五根銀針,自七竅八十穴中刺入,所以說你體內有二十五根銀針,要將其儘數逼出體外,需要按照特殊的順序,隻要稍有不慎,一步錯!則會當場斃命。你確定,要我逼出你體內銀針,破解勾魂針?”

這讓鄒耿遲疑了,畢竟稍有不慎是會喪命的。

雖然這些年來被銀針控製,但至少還活著,隻要自己對天宗彆無二心,銀針即便在體內,也冇有多大的影響。

隻不過被人掌控生死,那種寢食難安的感覺是種煎熬。

蹉跎再三,他抬頭問道:“唐少,你實話告訴我,你有幾成把握。”

“十成!”唐龍語氣堅定。

“十成?”鄒耿先是一愣,旋即大喜笑道:“那還猶豫啥,現在就動手,我信得過唐少。”

“好,那老爺子退去上衣,躺在床上。但要提醒您老的是,一旦動手,就不能停止,否則必死無疑。”

正滿心興奮,感慨自己終於要擺脫天宗掌控的鄒耿,聽聞此話脫衣服的手停了下來,他回頭看了一眼唐龍,總有種乖乖的感覺,但最終也冇多想,點了點頭。

“好!我這兒冇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能闖進來打擾。你儘管放心就好。”

聞言,唐龍嘴角銜著一抹笑意。

當鄒耿躺下後,他兩指併攏,輕輕的按壓在他背後一處穴位上,再度提醒著。

“一旦開始,整個過程就不能間斷太久,否則很快就會讓你氣血逆流,最終暴斃而亡!”

“你放心,我會全力配合。”鄒耿下意識的說道。

唐龍邪魅一笑,“真的會全力配合?”

“嗯……不是,唐少這是話中有話啊?”

這時鄒耿覺察到了異樣,他趴在床上回頭看向唐龍,見對方嘴角邪魅的笑容,心頭頓時一驚。

就在他準備起身時,唐龍兩指使勁下壓,一股勁力滲透而入。

嗖!

一根銀針從穴位中被逼出,宛若離弦之箭,瞬間釘在了頭頂的天花板上。

唐龍邪魅笑道:“已經動手,停不下來了!二十五根銀針,要以特殊的順序,並且不簡單將其逼出,否則……你就會死!現在,我有幾個小問題,想要請教你!”

聞言,鄒耿終於意識到,自己上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