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龍魂戒,林辰正專心煉丹。

由於龍魂丹消耗殆儘,林辰必須得重新煉製藥丹資源。

此番滅殺元靈眾多,足足收穫上百顆元靈珠。

對於元靈珠的煉製,林辰已是爐火純青。

一顆顆天命丹,紛紛出爐。

同時,林辰的煉丹術也獲得了極大提升。

忽而,孤魂閃身驚現。

“小子,你這藥丹竟然是以惡靈珠所煉化?”孤魂頗為詫異。

“正是,不然小子哪來那麼多藥材。”林辰訕訕一笑。

“原來如此,難怪你會大肆屠殺惡靈。”孤魂白了眼,輕哼道:“若是你有足夠的實力,估摸也得打上本尊的主意吧。”

“不敢不敢,就是借我一萬個膽子也不敢打您的主意。”

“量你也不敢!”

“是、是,以前輩現在的修為戰體,這些低階藥丹應該不需要了吧?”

“彆緊張,本尊也不會占你便宜,看在你為本尊重塑肉身的份上,本尊也讓你占些便宜。”孤魂一抖手,嘩啦啦成堆元靈珠落下。

元靈珠!

林辰驚愕萬分,眼前這成堆閃閃發亮的元靈珠,少則也有上千顆。

“我的天!前輩您怎麼有那麼多元靈珠?”林辰驚聲道。

“作為惡靈,成長的捷徑在於奪取同類靈珠,隻是以本尊現在的修為,吸收元靈珠已經意義不大了。”孤魂說道:“若是能用於煉製藥丹的話,反倒能發揮出元靈珠的功效。”

“那前輩的意思是,這些元靈珠是贈予小子的?”

“本尊不會占你便宜,所煉製的藥丹,你我各取一半如何?”

“成交!”

林辰激動大笑。

想他如此拚命,還得藉助他人之手,才能斬獲上百顆元靈珠。

可孤魂就這麼一抖手的功夫,竟然就給林辰送出上千顆元靈珠,而且大多都是高階元靈珠,憑林辰現在的實力還不易斬獲。

神了!

就是與孤魂各取一般,林辰也能獲得數百顆天命丹。

旋即,林辰遁入時間空間,準備量產天命丹。

畢竟,煉丹也是一種修行。

可惜,以林辰現在的修為,勉強隻能煉化到五品道魂丹。

經過重重篩選,最終煉化出三百多顆天命丹。

對於林辰非凡而神奇的煉丹才能,孤魂也是倍感震驚。

當然,孤魂也如約收取到一半的天命丹。

心想,若是林辰的修為成長起來,些許就能煉製出更高品質的聖丹,這對孤魂絕對是有益無害。

林辰故意顯露煉丹才能,自然也是為了讓孤魂看到自己的價值。

等林辰超越法相境,未必不能破解惡靈咒印。

“呼~”

林辰深深吐了口濁氣,是時候準備出關修行了。

察看司馬天琪,已成功突破法相境,正於時間空間修煉。

嗖!嗖!

金鞭揮舞,勢若長龍,縱橫咆哮,霸道無匹。

賦予法相威能,司馬天琪明顯功力暴增。

雖非真正的龍武者,可法相攻勢卻頗具龍威之勢,強勁霸道。

“天琪師妹!”林辰閃身一笑。

“師兄來得正好,請賜教!”司馬天琪一時興起,揮動金鞭,化作漫天金光長龍,施加法相威能,咆哮席捲而來。

林辰閒來無趣,便與司馬天琪切磋起來。

吼!吼!

金龍咆哮,縱橫肆虐。

林辰身法鬼魅,遊刃有餘,輕鬆自如的閃避著金龍攻擊。

司馬天琪知道與林辰的差距,毫無保留,傾儘所能,攻勢愈發猛烈。

接連數十波猛攻,依舊難傷林辰分毫。

“師兄儘管施手,小女能承受的!”司馬天琪鬥誌盎然。

“那師兄就不客氣了!”

林辰突然施威,展開反攻。

司馬天琪剛突破法相境,需要實質的實戰磨礪。

咻!

林辰禦劍長劍,劍勢凜凜,咄咄逼人,強勢反壓。

嘭!嘭!

一道道金龍,重重破碎。

林辰持續施威壓製,攻勢迅猛,刺激司馬天琪的鬥誌。

感受到林辰帶來的緊迫感,司馬天琪不僅反而退怯,反而越戰越勇。

足足,鬥了數個時辰。

持續高強度激戰,司馬天琪損耗大半,攻勢明顯削弱。

不由,林辰收回長劍。

司馬天琪愕然,依舊戰意盎然:“師兄再來,小女還能一戰。”

“修行不是一蹴而成,過度消耗反而適得其反,也會影響你的感悟。”林辰笑意盈盈,遞出十餘顆準備好的天命丹:“這些藥丹送你,對你今後修行大有攻益。”

司馬天琪接過藥瓶,發現裡麵的藥丹竟然都是自己剛吸收過的道品魂丹,嚇得立馬遞迴去:“感謝師兄,小女已受你太多恩惠,無以為報,豈能再接受如此貴重的靈丹?”

“冇事,這種藥丹我還有幾百顆呢。”林辰微微一笑。

幾百顆?

司馬天琪驚愕萬分,即便是聖殿長老,也未必能拿得出幾顆道品魂丹。

天!

林辰到底是什麼人?

司馬天琪百思不得其解,驚疑問:“師兄,你我非親非故,為何要對我那麼好?”

“同門之間,自然得相互照顧。”

“師兄如此照顧,小女是萬萬承受不起。”

“師妹是覺得藥丹過於貴重吧,可對於我來說,隻是些尋常藥丹而已。”林辰笑道:“師妹隻管放心收下,師兄絕無任何企圖。”

“那就多謝師兄。”司馬天琪感動萬分。

“彆多想了,看你消耗不輕,現在吸收藥丹效果最佳。”林辰笑道:“不過彆急著衝擊修為,多加鞏固,對你今後有益。”

“是,多謝師兄指點。”

司馬天琪不再猶豫,繼續吸收天命丹。

經於林辰引導,司馬天琪便壓製著自身境界。

所吸收的第二顆天命丹,隻是用於強化形神血脈,鞏固修為。

雖然冇有進一步突破,但以司馬天琪的修為戰體,就是麵對二品法相境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竟然司馬天琪有了自保之力,就不能再跟著林辰繼續冒險了。

良久…

司馬天琪再度出關,渾身渾然一新。

“師兄所賜靈丹,果真神奇。”司馬天琪暗暗竊喜。

若是冇有林辰助修,隻怕就是再修行百年也未必能突破法相境。

司馬天琪感激萬分,拘身行禮:“師兄造化之恩,不勝感激,他日若是有緣,小女必當回報。”

“言重了,以天琪師妹的天賦,即便冇有我的靈丹助修亦可破境,師兄不過是提前幫你提升境界而已。”林辰微微一笑。

“多謝師兄,這段時日讓你費心了,小女也不想再打擾師兄的修行。若是有緣的話,小女必當好好感謝師兄。”司馬天琪感激道。

心知與林辰的修為差距,即便心中有些不捨,也不想再成為林辰的累贅。

“惡靈海凶險,於你孤身一人,師兄放心不下,不如師兄再送你一程吧。”

“那就有勞師兄照顧了。”

司馬天琪本是不捨,自然不會拒絕林辰。

旋即!

兩人出關,現身海域。

經於孤魂大展神威,現方圓數十裡,一片沉寂,完全感覺不到一隻惡靈的存在。

“還能活著回到海域,真是幸運。”林辰猶如劫後餘生,暗暗慶幸。

若非被孤魂給看中了自己的價值,否則林辰早已命喪黃泉。-